準提開示

上師灌頂之後,修不修在你

 

(首愚法師於2018年08月23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過去一些老參,有機會讓南上師灌頂,上師灌頂之後,修不修在你,因為南老師不可能帶我們用功,他事情那麼忙。1979年1月3號後,我來親近南老師,那時我們白天修法,晚上聽南老師的課。白天修法共修,沒有對外,就是一些已在南師身邊的,加上我們大乘學社幾個出家眾,我當維那,所以我這個罄已經敲了39年了。

到了1980年我們創辦十方叢林書院,才有我整理的準提法的簡軌。大概那個時候,十方叢林書院共修準提法的事宜,都是我在負責,告訴新來的儀軌,寒假暑假專修準提法也是我親自帶的。

聞喜師,你是在南老師在臺北的時候,就來了嗎?老師離開的前兩年,你就來了,那你是老資格了。德修師呢?德修師好像比較慢,老師離開以後才來的。當然,在座的還有一些老參,像林美麗啊。對了,我們這裡有一對夫妻是南老師的學生,今天沒有看到。還有朱老師是南老師離開才來的。

那麼你想,南老師1985年離開臺灣,33年了,我這個罄也打了39年了。1984年農曆過年前十一周,南老師在11樓傳十三周的準提法,罄是我一個人打的,鼓是另幾位法師輪流打的,我坐的位置就在敲板的那個地方。

到了農曆過年那個七,人好多啊!南老師就把我找到中間的位置,這一排正中間的地方。那陣子南老師講到正核心的地方,重感冒了,我也重感冒,老師依然講,我依然敲罄。這過年前後,總共十三周,三個月,南老師的開示記錄出來就是《準提圓通》,這一本書。

南老師在這個地方說法有五年半,之前在大乘學社一年,總共六年半。我們十一樓禪堂,最早的是坐西朝東,就是現在掛南老師的照片那裡,以前是南老師的講座,後來南老師調了過來,改成現在這個坐東朝西的方向,改了以後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沒有改過。還有以前,這個中間沒有隔屏的,整個十一樓左右兩邊南北通透的。現在北邊我們把它隔成一排當做男眾寮房。南老師打七基本上都在十一樓這裡,在這邊南老師打過太多的七了!

業障要消除,是需要福德、功德的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3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上午提到《了凡四訓》,從明末經過滿清到現在,應該是這四五百年來,佛教界不曾在出現這麼一種大眾化、普及化,也可以說是社會各個階層都需要,在克己修善上影響力這麼大的書。這本書袁了凡告誡他兒子做一個人最基本應有的修養,所以袁了凡當然是一個好父親,是一個好的佛教徒,也是一個好的官員,是一個整個社會的一個楷模、好榜樣。

《了凡四訓》這本書,文字並不是很深,但是意義很深遠。同時《了凡四訓》也沒有太多的佛學理論基礎,可以說是一本平鋪直敘的書,純粹只是袁了凡寫給他兒子,告誡他兒子怎麼做好一個人,他當時也沒有想到會出版。做好一個人要懂得要改造自己的命運,所以袁了凡把他自己改造命運的經驗、經歷很如實的寫出來了。

雲谷禪師也沒有告訴他很高深的佛學理論,只是教袁了凡念準提咒。雖然是沒有很高深的佛學理論,但是這句準提神咒,給了袁了凡一個生命的方向、目標,等於龍樹菩薩講的,「寂靜心常誦,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這是改造命運的關鍵地方。一個人這咒念的很專注,念的如理如法,心就安了,報身就轉化了,所以從原來的短命轉長壽了,原來沒有後代,有後代了,功業也增進了,一切都改變,大改變。

袁了凡靠的是什麼啊?他相信雲谷禪師,所以很認真的持誦準提神咒,依教奉行。雲谷禪師讓他日行一善,日行一善等於在培養福德資糧。有一次他發願要做十萬件善事,後來一看,發現不太可能,做不到。這個時候,他負責管理的這個地方鬧饑荒了,眼看這些老百姓都要賣兒賣女,要妻離子散了。於是,他向當時的朝廷請願,一次又一次,最後總算得到中央的許可,所有的稅金賦稅全免了。救了多少人啊?就這一件事,他的功德全滿了。這不是一個當好官的典範嗎?

我們不管出家在家,學佛總是希望消業障,消業障就是改造命運,業障不消,命運怎麼改啊?改不了的。袁了凡被鐵板神算孔先生算得沒有人生的希望了,沒有向上提升的這種鬥志了,等於灰了心,把他心都算死了。所以在雲谷禪師那邊一坐三天三夜沒有動過念頭,雲谷禪師還以為這個人修道境界很高。所以等他下座之後就問他:「你修什麼法啊?」他說:「我哪裡有修什麼法啊?我只是心灰意冷了。」

這是凡夫的心理,佛法不是這樣的。佛法,命由我造,我們自己的命運,自己可以創造,可以改造的。這是最現實不過了。鐵板神算孔先生幫他算的,之前一一都驗證到了,他當然沒有妄想了,再努力也是這樣了,等於向命運低頭了。雲谷禪師這一點化他,引起他對生命生活的一種高度的追求,由消極變為積極。

各位,這個很重要哦!一個人如果沒有什麼志氣,萎靡不振,生活太灰色了,這非常可怕的。哀大莫過於心死,這顆心啊,死掉了,對人生不存任何的妄想,固然沒有妄想,但是也沒有向上提升的積極性了,對自己生命提升的鬥志也沒有了,那太可悲了。所以這就是親近善知識的重要。雲谷禪師這一點,他整個活過來了,醒過來了,這個就是社會上所需要的。

我們身為一個佛門弟子,難道不是這樣嗎?也是要改造自己命運啊!改造命運,業障不消除,怎麼改造啊?業障要消除,是需要福德、功德的,在菩薩行、功夫方面,要有善巧方便。

那麼袁了凡就得到雲谷禪師這麼寶貴的指導,袁了凡如果沒有碰到雲谷禪師,他這一生就完蛋了,的確會遭遇到孔先生所講的短命、沒有後代,整個生命就萎縮了。

尤其我們佛教的宇宙人生觀,我們的生命是生生世世盡未來際的,有三世因果,過去已經有無量的過去,未來還有無量的未來,這一念可以通三世,一念萬年,萬年一念,所以有所謂「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刹境,自他不隔於毫端」,這是華嚴法界觀,講得非常如實的。這是袁了凡的福報來了,碰到明師了,明師指引了,整個生命活過來了。

改造命運,唯有消除業障,業障不消,命運改造不了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3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上午第一支香開示)

 

我們南老師一生行事風格,非常的嚴謹,所以袁太老師曾對他說:「嚴於律己則可,但是對別人不能夠太嚴厲,一定要懂得寬以待人。」我們當年親近南老師,你講錯一句話,他當場幫你糾正,要你發現,立即改過,雖然如此,南老師平常待人處事是很慈悲的。

當年講這些藏密的重要論典,能夠聽他講的人,都是南老師親自點的。他認為,密法一般人沒有這個資格聽,所以他對準當然不肯輕易傳授,因此能夠有機緣接受南老師灌頂的,那幾乎是少之又少。

南老師對密宗的傳法灌頂,向來不想弄大,不求多多益善。33年前,他要離開臺灣之前,農曆的三月十五、十六兩天,南老師就坐在我這個位置,我坐在旁邊,當時我們還沒有這個佛龕,四周圍都是禪凳,南老師為我們舉行灌頂,約三四百人,我就拿著楊柳枝來灑,代表甘露灌頂。那是他唯一一次公開傳法灌頂,因要離開臺灣了。那麼這他老人家編定的法本,封面寫有未經灌頂不得翻閱,等於是對準提法的一道禁令一樣,別人走不進來,南老師也不想走出去,這叫佛度有緣人。

所以在1980年我們辦十方叢林書院的時候,我說:「哎呀,法本都不能看,那這準提法怎麼傳啊?」我就從南老師的法本裡頭,把它精簡了,條目化了,稱之為準提法修持簡軌。弄好了,呈給南上師,我說:「老師,您認為可以就批吧!認為不可以就作罷。」南老師批:「可,如擬。」如擬,如我所擬定的稿子,可以了,可以用了。所以當時請我們的一位先生,他的毛筆字很漂亮寫的,再去印成一個單張,就是現在給大家的。簡軌上面還有施食儀軌,這簡軌給了我四處弘法的一個方便,後來又把它印成了小冊子。

在南老師圓寂兩年後,我想該把簡軌歸原成法本了,所以2014年,我就把它整理出來,這樣有利於準提法的一個弘揚。這準提法法本的一些文字,雖然精簡,但是都是以般若為開展,這大方向、大目標錯不了的。所以我只是加上標題、加上綱要,把它框出來,有利於大家對準提法的理解。

南上師在台時未廣傳這個法門,但1984年年底到1985年,連續帶領我們專修準提法三個月,記錄出來的就是現在老古出版社的那一本《準提圓通》,其實這三個月南老師已經為後來準提法的廣傳做了一個預備。這個準提法不稱為唐密,唐密那等於古代的密法,所以不那麼稱,還是稱它為中密,中國的密宗,給它賦予新時代的一個新文化的意涵。從古老的文化中把它變成現代的新的一個,經過南上師整理過的,應該叫古法新傳。這有別于西藏的藏密,跟原來唐朝時候的也有所不同。這是南上師親自得到文殊菩薩傳授的,所以跟四部《準提陀羅尼經》上的多少有一些不同,但理趣不二。這法南上師是現證的,他自己親自證到的,也是南上師對顯教密教,禪、淨、律、密整個編定的一個精神上總融合的法。

準提法在我個人來說,接受這個法已經四十年了,我也沒有完全的墨守成規,加上自己整整三十五次的閉關經驗,慢慢、慢慢把它細化了。所以從南上師不便於廣傳,到我身上等於把它廣傳了。但廣傳是廣傳,當然還是要看大家怎麼樣真正得到受用。

我們準提法能夠接得了地氣,如袁了凡在《了凡四訓》這本書,將他自己改造命運的經歷寫的很詳細,這是了凡居士修行接了地氣,功德無量。我們修學佛法,如果連自己的命運都改造不了,那什麼叫消業障呢?什麼叫做轉化身心呢?那都談不上。改造命運,唯有消除業障,業障不消,命運改造不了的。大家努力吧!

方法加上時間加上實驗,等於功夫

 

(首愚法師20180822日在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我經常引用南上師的名言:什麼是功夫啊?功夫要有三個條件,第一個是正確的方法,第二個,時間很重要,第三個,你要不斷的去實驗它,方法加上時間加上實驗,等於功夫。

我在民國六十七年,就是1978年接受南老師的灌頂,一直又到1990年,廈門南普陀那一次的閉關,前半段還修般舟。經過十次的般舟關,曉得這個方法太難了,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所以在廈門南普陀那次的閉關後半段就改專修準提法門。這是經過12年的觀察,因為自己在沒有親近南老師之前,在禪宗的見地下得很深。

當年南老師教不淨觀、白骨觀,南老師在他的關房裡面講,到晚上的小參報告,輪到我報告。我說:「哎呀,老師何必那麼麻煩?觀空就得了嘛,觀什麼不淨觀,白骨觀?」他臉馬上拉下來:「你空的了啊?」我說:「空不了。」因此只得乖乖聽南老師的話,那時候開始做不淨觀,白骨觀的練習,只是自己還是多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儘管之間接受南老師的準提法灌頂,尤其1985年之後,各地成立共修會,我雖然在帶共修,我並沒有真正專修準提法,只是覺得還不錯,所以我們1985年農曆三月十五、十六兩天,求請南老師在十方給大家結緣灌頂。灌頂之後,我們臺北道場準提共修會首先成立,然後到中部的沙鹿道場、豐原道場也成立了。

真正死心塌地的專修這個法,是到1990年廈門南普陀寺,這也是我個人對這個法,透過自己的觀察,透過自己的實驗。哦,確定了,是應該專修這個法門,而且這個法門是三根普被的。

所以一旦認定了這個法門,就是展開了內修外弘。外面弘揚累了,把自己關起來閉關,閉得差不多了,又出去弘法。我覺得這樣對自己的見地、功夫、行願的成長很有幫助。所以準提法的開發,那是需要時間在這個法上認真去修持,不斷地體驗、實驗下去。

今年在南嶽衡山,我覺得我對準提法的開發,應該是更上一層樓了。雖然有這樣的認知,有這樣的經驗了,還是要再實驗過,實驗到自己滿意為止,這時候我可以寫《我與南老師》了。南老師給我的功課,之前我還沒有做。

所以大家對法一定是參要真參,修要實修,真參實修,真修實證。禪林開發得慢,開山到今年33年了,因為慢,我才有時間去閉關。如果我一味要建道場,那把自己累死了。沒有這個包袱,所以輕輕鬆鬆的,想閉關就閉關。如果只一直忙的團團轉,變成應赴僧,就難有時間去下苦功了。因此禪林開發得慢,恰恰是符合我的個性,讓我有充裕的時間對這個法不斷的去實驗,去檢驗它,去開發它。

 

命運在自己的掌控,要懂得親近參訪善知識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準提功德聚,寂靜心常誦, 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天上及人間,受福如佛等, 遇此如意珠,定獲無等等。

我24歲退伍,工作,到25歲的年頭就辭掉了,只八個多月,開始在台中慈明寺當《慈明》《慈聲》雜誌的校對。那麼,做什麼事情就是要認真,工作一樣,參加過南老師的禪七之後,我一樣認真,開始閉般舟關。從1976年開始,到今年2018年,42年之間,我閉了三十五次關。

生命是自己安排的,要安排妥善,命運在自己的掌控,既要修行,要懂得親近參訪善知識。善知識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是我們自己要去追求的,「尋師訪道為參禪」,這是《永嘉大師證道歌》的名言。

我到同淨蘭若出家,也是我自己選擇的,在南投蓮因寺,東北遼寧省的懺雲老法師,我跟他老未契。要離開的時候,老法師對我很好,介紹了十幾個道場,從臺灣北部到南部,大概一些大道場都包括了。我聽他們徒弟私下在聊:「哎呀,臺北新店的那個仁俊老法師會打徒弟的」 。說會打徒弟,好,我專門選擇會打徒弟的師父,其他我就不去了,這是我自己選擇的。果然,一去親近就相應,跟我很相應,

當時我們一起親近的有日常法師,有惟覺老和尚,親近老人家的都是當代的一些傑出的修行人。後來,師父跟日常法師去美國了,我又看了佛光山的《覺世》旬刊,決定到佛光山去讀佛學院,佛光山提倡人間佛教,朝氣蓬勃,把我吸引住了。我跟我師父報告,我師父未同意,他說:「我已幫你寫看大藏經三年的目錄,你就按照這個去究讀,比你去讀佛學院還有效果。」我說:「報告師父,我剛出家啊,看到藏經我都打瞌睡,我怎麼看?」旁邊的日常法師幫我說話:「仁老啊,仁法師啊,你就讓他去啊,這對他將來在佛教事業方面有幫助啊!」日常法師眼光很好,怪不得日後他的佛教事業辦那麼有聲有 。日常法師剛開始講《菩提道次第廣論》,沒有幾個人聽的,後來因緣成熟了,為佛教盡了一份大心力。

我到了佛光山,不久就遇到了南老師了。去佛光山的第三年,南老師來了,我的因緣來了嘛!參加南老師禪學講座的演講,聽了兩個鐘頭,那時對南老師還沒有多大印象,只是覺得:「哎呀,這個人學問好,上課很風趣。」印象就是這樣而已。想不到三個多月以後1975年1月底,南老師到佛光山打禪七了。這禪七一打,我知道終於找到了我要找的人了,真是一個通宗又通教的大禪師,就這樣我選定南老師為我親近的親教師。我所親近的三位大善知識都是我自己挑選的,不是別人幫我選的。

我們自己要求法,要「尋師訪道為參禪」。「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我們自己的命運自己不做決定,誰幫你做決定啊?!父母親反對,抱歉,那是他們不瞭解,他們不瞭解,我總不能不瞭解。跟父母親是一段緣,跟兄弟姐妹是一段緣,到頭來還是要自己面對事情。父母親不批准,我自己批准。我就是這麼一個個性。這是生命啊!為自己的生命在負責任啊!要他們批准,他們不瞭解啊,他們怎麼會批准啊?這事情,只能做,不能說,做了就是了。

後來他們同意了,諒解了我,說「啊,你那邊有沒有佛像啊?」我就送老人家一尊玉佛。「有沒有念珠啊?」又向我要念珠。這我高興不過了!都有,都有啊!那麼要孝順父母親,最重要的,讓他們跟三寶結上緣,能夠走上解脫之路,這才是真正的孝順。不是讓你跟他吃得好用的好,當然那也是孝順,給他歡喜!但畢竟能夠讓他們走上學佛之路,悟得解脫之道,那才是大孝。

 

你見地不夠,又不肯下功夫,也不肯廣結善緣,哪來的功德聚啊?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準提功德聚,寂靜心常誦, 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

 天上及人間,受福如佛等, 遇此如意珠,定獲無等等。

其實這八句話,每句話都影射到我們自己的見地、功夫、行願到哪裡了,我們如果沒有很通透的見地,這種見地就是我們的認知。我們做什麼事情,這種認知是很重要的。我們的認知到位了,很深很通很透了,你做什麼事情就會認真。

如果我們對法沒有產生信心,沒有信心來自於我們的見地不深不通不透。一旦通透了,這種見地本身,其實也就是一種價值的觀念。我們一般人都是活在價值觀念中,這值不值得我這樣的認真啊?這樣的用功啊?其實我們凡夫都很現實的。

我們見地不深不通不透,你對這個法自然可有可無。一旦通了透了,那已經不是可有可無,而是非此不可,沒有這個,好像生命就很空白,很空洞了。

過去南上師經常講,我們學佛,如果沒有把學佛在生命中、在工作中,擺第一位,那你想要成就是不可能的。在我們的生活中,認為修行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自然你會排除萬難往這邊靠攏的。見地通透以後,你才肯下苦功。因為見地透了,這是對自己生命在負責任,人生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你把它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你就會全力以赴,卯足全力啊!大家想,是不是這樣啊?

以我個人的經驗,我一看到《壇經》,曉得這是生命中最根本的,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我當兵三年,24歲退伍,工作了七八個月,還不懂得怎麼安排好自己。先找了一份工作,過了七八個月,就把工作辭掉了,開始跑道場,心裡頭念茲在茲,在佛法的修證上,其他的都不是我要的。

所以,我們一定要像南老師講的,佛法要在生命中擺第一位,在生活中擺第一位、在工作中擺第一位,那你這個修道的力量就強了。如果你說等我有空,等我有時間。你什麼時候才會有時間啊?修行還能等嗎?修行在我們起心動念中,隨時跟正念相應,這就是修行。你以為盤腿,閉眉閉眼叫修行?起心動念都跟正念相應,這才叫修行。還等你有空?!越忙,越有時間,就是這個道理。時間在哪裡啊?在你的起心動念,把念頭管理好就是修行。不是說,你一定要盤腿,一定要誦經念咒叫修行。

所以說,寂靜心哪有那麼簡單的啊?這是從功德中來的,沒有功德沒有清淨心。你看「準提功德聚」,準提功德含攝了見地修證行願,累積起來才是準提功德聚,有了這樣的功德,清淨心才會現前。懂了這點,你才會珍惜,你才能夠常誦。常誦可不簡單!那麼修行要到這樣一個程度,你的修為到這樣一個地歩,當然「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

大家好好把龍樹菩薩這八句話,好好地細細地品味。這好比是一面照妖鏡一樣,我們修法上路不上路,對照這八句話,我做到了哪幾句話呢?準提法寶貝在哪裡?你見地不夠,你不肯下功夫,也不肯廣結善緣,哪來這寶貝功德聚?那麼用功修行沒有到瘋狂的地步,不會成就的。所謂瘋狂,是有正見,念茲在茲在道上、在法上,那麼什麼人擋都擋不住。

 

修行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一搭沒一搭,那怎麼會感應啊?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昨天下午,特別引用龍樹菩薩讚美準提法門的不可思議,可能大家還沒有完全體會進去,我這裡重新再把它說明一次。

第一句話:「準提功德聚」,什麼是「準提功德聚」啊?見性是功,這是我們內在心地上面明心見性了。內功對外德,廣利有情,就是外德。一個是智慧資糧,一個是福德資糧,準提法是這者的融合。所以叫做「準提功德聚」,各位千萬不要很輕易看過去了。準提法門是福德資糧、智慧資糧的統合,等於聚寶盆一樣。我們認識到了嗎?認識到了,你才會珍惜這個法門。

第二句話:「寂靜心常誦」,寂靜心即清淨心,如理如法的,從這個準提法的功德聚中,自然心清淨,而你在因地誦持時,當然也要以寂靜心來持誦。並且,後面還有兩個字很重要,「常誦」,你要經常的,老老實實的,一步一腳印的去誦。寂靜心固然不容易,常誦亦難,我們一般修行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一搭沒一搭,那怎麼會感應啊?

第三、第四句:「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那個功跟德要累積多深厚才能夠消災免難啊?我們為什麼修的沒有效果?業障沒有消除,業障不消除,得不到受用。要見性是功,外修是德,兩股力量擰在一起,你才能夠消掉業障,整個色身就開始轉化了,功夫就來了。

智慧資糧跟福德資糧,這兩股力量擰在一起,「一切諸大難」才沒有辦法侵襲我們。我們一般凡夫很脆弱,不堪風吹雨打,不堪風吹草動。這等於蘇東坡跟那個佛印禪師對話,蘇東坡搞文學的,文字修很高,「八風吹不動」,結果被佛印一弄,「一屁過江來」。這多脆弱!太脆弱了!那就是在佛學上在搞而已啊!真正的功夫來了,逆境來了,你扛不住了。

「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各位,這個要多大的能耐啊?那要已經修得很深入了才行。我們種種的內心的習氣,貪嗔癡慢疑,消了嗎?我們色身上的酸脹麻痛,你解決了嗎?沒有,這些業障一來,你就生煩惱,腿一痛,你就坐不住了。哪有不侵是人啊?稍微一個小小的逆境來,你就垮掉了。「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談何容易啊?

第五、第六句:「天上及人間,受福如佛等」,這講的是準提法修得很到位的人,才有這個福報。最後兩句:「得此如意珠,定獲無等等」,各位,大家得到這個如意珠了嗎?得此如意珠,那是明心見性的人才能夠得的,我們一般人還沒有得到,所以得不到受用。「定獲無等等」,哎呀!這我們大概只有望洋興嘆,望梅止不了渴的。所以不要怪佛法,怪自己不認真,福德資糧不夠,智慧資糧不夠,這是龍樹菩薩給我們最大的鼓勵。準提法是有這麼樣的功效,問題是我們沒有這樣的修持,沒有這樣的修為啊?!

佛經所講的這些預言、授記是真實不虛的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在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上午第一支香開示)

 

佛陀五年參學,所參訪的都是印度當時的大外道,名氣很大,他都一一去參訪了,他們的境界佛陀都一一的印證到了,最後四個字:「知非即捨」。佛陀的智慧曉得,這些是沿途風光,不執取,他不會貪戀那些境界,這是佛陀的智慧。當時印度最有名的這些修行人,佛陀都一一的參學過後,沒有人可以參學了,只好自己來,所以才有六年苦行,最後發現苦行非道。苦行也不是真正的大道所在啊!於是佛才在金剛菩提樹下繼續參究,最後夜睹明星大徹大悟,所以佛陀是相當理性的啊!

所以修行佛陀才提出了四依四不依。經是佛說,論是菩薩、羅漢造的,經典跟這個論有出入的時候,你就要「依經不依論」,當然佛陀是究竟的啊,佛陀的很多經典是方便說的,叫不了義,有的是究竟說,是了義經,解法要「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這告訴我們得清清楚楚。

還有,我們要「依智不依識」,要依我們的智慧來判斷,千萬不要依我們的情緒分別,識就是妄識,要跟理性走,不要跟感性走,感性靠不住的,感性是情緒化的,理性是客觀的。再來,「依法不依人」,一切終究還是要依法,實驗成功了才算是,這一點很重要。

佛陀是我們的天上人間的大導師,是讓我們出離三界,脫離生死煩惱海的一個大導師,因為他是實驗成功的,他是賢劫的第四位啊!按照佛經來講,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到彌勒菩薩之前,沒有第二位了。他講的真理是宇宙人間、至高無上的真理了,再也沒有比這個更高了。

昨天我引用的窺基大師的前世,他在入定,不知道入定多久了,身體長那麼高大,當然是上個冰河時期的人證了羅漢果,等待釋迦牟尼佛的降世,他要去親近釋迦牟尼佛,哪曉得入定沒有人通知,就錯過了。聽到釋迦牟尼佛涅槃了:「哎呀,算了,我再入定,等待當來下生彌勒佛。」發現他的玄奘大師聽了說:「哎,這個可不能再這樣啊,你已經錯過一次,還要再錯過第二次啊?你這樣不是辦法,到時候你入定誰來通知你啊?」他想一想,也是!

所以佛經所講的這些佛下生、誰成佛的預言、授記是真實不虛的,不同一般人隨便亂預測,那是宇宙人生的真理所在呀!這個法則過去是如此,無量的過去是如此,現在是如此,未來是如此。

膻中穴只能夠作善觀緣起,善了緣起一定要在命門這個地方

 

(首愚法師201808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上午第一支香開示)

 

一定要把命門跟心月輪融在一起,很重要!把握這樣的要領,你的念誦就不同了。至於準提法法本的,念到哪個字哪個字放光,那是方便,也象徵著法輪常轉,周流不息,周而復始,等於這二十八個字在迴圈,也代表淨念相繼。你的功夫成熟了,都攝六根,整個眼耳鼻舌身意完全融合在一起了,叫都攝六根。緊跟著入流亡所,打成一片了,沒有內,沒有外,沒有大,沒有小,無始無終,無內外大小,那你的金剛念誦力道就不一樣了。

膻中穴這個地方只能夠作為業感緣起,你修行上路不上路,念動、氣動、心臟跳動,它是一體的,作為耳門圓照三昧是可以的,這是善觀緣起,但真正善了緣起,不能在這個膻中穴。因為我們凡夫是顛倒的,凡夫是著相的,不著相不叫凡夫。一般凡夫,你叫他不著相,他做不到啊!不著相談何容易啊!智慧很通透的人,才能不著相。

有所著,就是黏住了,黏著在那上面。這一著相就糟糕了,你一知半解的見地,加上一知半解的功夫,加上顛顛倒倒的人事煩惱起伏,沒有不顛倒的。所以膻中穴只能夠作善觀緣起,善了緣起一定要在命門這個地方。

金剛念誦其實一轉化,它是金剛王三昧,能斷金剛般若波羅密多,那是對上根利智的人可以這麼說,一般人哪能做得到?這是我閉了三十五次關的經驗談,告訴大家。

昨天跟各位報告過了,我自己修般舟的因緣,誤打誤撞,瞎貓碰到死耗子,其實也不完全是瞎貓,最起碼我對《壇經》的理解已經很深入了,只是還沒有完全透。好不容易命門鬆開來,不懂得運用,不懂珍惜,白白浪費41年。雖然不懂得珍惜,但是它也導引我,念、念、念,就回到命門那個地方了。所以南老師讓我觀想膻中穴,我老是在上上下下,不敢確定,這次在南嶽的因緣,不能再猶豫了,對就對,不對就不對,這也是要善觀緣起才能善了緣起。

我們很多人都是要吃過苦頭以後才會回頭的,凡夫的境界基本上都是這樣的,有的吃了苦頭還不肯回頭,那就是一片無明。修行還是要依智不依識,依法不依人。所謂依法,你實驗的效果如何?也是三十七道品裡頭的四正勤的道理,這樣的實驗有效果,你應該「已生善念令成長」,你實驗對了就要繼續成長,還沒有實驗出來的,「未生善念令生起」。已生惡念,吃過苦頭的,「已生惡念令永斷」,不要再繼續了,趕快放下吧。「已生惡念令永斷,未生惡念令不起」,不好的想法,不要再起來了,那會讓自己吃苦頭的。我們修學佛法就是要這樣的理性。

一切從法界中流出,一切還歸於法界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2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在臺灣盂蘭盆法會早課開示)

 

在臺北市中心有這麼樣一個禪堂,很不容易的,這是四十多年前的因緣,我們是1979年年底搬到這邊來的,1979年在信義路三段二十七號六樓。那就是39年前,我們當時是買到了十樓,十一樓、十二樓是租的,過了一年又把十一樓跟十二樓買下來了。現在這邊的房地產價錢貴得不得了,如果是現在就根本買不起了。那麼快四十年前,還好,可以說還好。在臺北市中心有這麼一個禪堂,那是大家的福氣,作為一個弘法的基地,是一個很方便的地方。

這是對大家的一個建議,大家對準提法門的修持、實驗,可以把心月輪完全跟命門融在一起,命門最中心的就是字輪的“唵”字。按照法本儀軌是念到哪個字哪個字放光,在我個人對法的一個實驗來說,確實如此。經典中有兩句名言:「一切從此法界流,一切還歸於法界。」這句話,大家要仔細體會,什麼是一切從法界中流出?

為什麼說一切從法界中流出呢?等於我們所觀想的光明,所念咒語的音聲,都是從命門這個中心點散發出來。這個“唵”字好比是一張嘴巴,音聲從這個“唵”字的嘴巴中散發出來,光明也是從這個地方展現,等於全身的毛細孔都在放光,全身的毛細孔都在念咒,但是歸結到命門中,從命門中散發出來,又回歸到命門,這個叫做一切從法界中流出,一切回歸到法界。

讓字輪旋轉,其實那也是方便,念到哪個字哪個字放光,這就提醒我們要念念清楚,念清楚、聽清楚。念清楚每一個字,咒語的每一個字都念清楚,那麼聽清楚,音聲又回到“唵”字裡頭,從“唵”字散發出來又回歸到「唵」字。

 

念清楚是戒,聽清楚是定,念念本空是慧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1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在密法中,稱準提菩薩為準提佛母。佛母者,三世諸佛之母,按照《準提陀羅尼經》記載,無量無數無邊的古佛皆依這個法門成就。什麼法呀?大般若,大般若就是大佛母,所以準提法是大般若的修行法門。

不管我們觀想印度梵文種子字,還是觀想佛菩薩的影像,這些都是屬於什麼境界?文字般若。我們念淨法界咒、護身咒、觀想「LA」字,念六字大明咒,觀想四臂觀音,四臂觀音是個相,文字也是個相,都是代表清淨法身佛的分身、化身。所以文字般若也好,佛菩薩影像也好,都是般若的化身境界,所謂的千百億化身,這是菩提道次第特修的第一個步驟。

大般若以佛母來比喻,而大道的法則,是佛家而言在三個綱要,第一個叫戒學,第二個叫定學,第三個叫慧學,戒定慧統稱為三無漏學。

那什麼是戒?讓我們提起正念的,這些方便法統統屬於戒。戒可以讓我們提起善念,提起正念。在佛陀沒有制定戒律之前,什麼是戒呢?「諸惡莫作」就是戒,「眾善奉行」則是定。善事做多了,你內心很歡喜,那麼不定而定。什麼是慧呢?「自淨其意」,讓我們的心清淨自在的,這是智慧。這是一切佛的教法,「是諸佛教」,一切佛的教法,沒有離開這三句話。

「諸惡莫作」,我們不要跟惡念相應。「眾善奉行」,對大眾有利益的要多做,做多了心生歡喜,攝心在定。最後,內心乾乾淨淨,所做的一切都「自淨其意」,讓我們清淨解脫自在。戒跟定的範圍,我們準提法的修行並沒有離開,老實持咒,念個咒語,也是讓我們「諸惡莫作」。

觀世音菩薩方便法很多,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二應化身度化有緣人,這三十二應化身其實也表徵了八萬四千法門,用三十二應化身把它歸納起來。從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到人道、修羅道、天道、聲聞道、緣覺道、菩薩道到佛道,這三十二應化身便歸納了整個十法界。並且這三十二應化身,又以二十五圓通作為架構,沒有離開這二十五圓通的修行綱要,大家要好好體會!

念清楚是戒,聽清楚是定,念念本空是慧,用老實持咒來「諸惡莫作」,跟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配合,是「眾善奉行」,最後達到「自淨其意」,念念本空,達到究竟解脫。

 

賢劫千佛,佛佛相繼,自古以來所傳承的這個法脈絕不是偶然的

 

(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21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玄奘大師往印度取經的半路上,遇到了窺基大師的前世,是個大阿羅漢,入定在雪山中,碰巧被玄奘大師遇上了。大概是前一個冰河時期的人,長得很高大,玄奘大師拿著引磬站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朵旁邊敲,把他敲出定了,這是玄奘大師的《大唐西域記》的一個記載。羅漢眼睛張開,看到玄奘大師,出定的第一句話就問:“釋迦牟尼佛呢?”他入定是為了要等待釋迦牟尼佛的降世,賢劫千佛,佛佛相續,自古以來所傳承的這個法脈絕不是偶然的,釋迦牟尼佛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示現成佛,賢劫千佛他是第四位。

我們這個地球的文化,再也沒有超過釋迦牟尼佛的,就是我們中國文化的道家、儒家,也沒有超過,甚至往後也不會有,只能到當來下生彌勒佛,再帶起了一個正法的高潮了。

按照經典的記載,現在彌勒菩薩還在兜率內院說法,他是唯識學的通家、大家,等到彌勒佛降世,哇!龍華三會,那要度了多少人啊!在釋迦牟尼佛之後,彌勒菩薩之前,再也不會有這麼樣大成就的人,這在經典上載得很清楚。

窺基大師前世是大阿羅漢,也等於是印證了佛經的一個說法,他聽說釋迦牟尼佛已經入滅一千多年了,便說:「哦,那我只好再入定,等待當來下生彌勒佛了。」然而玄奘大師跟他說:「你這樣不是辦法啊!到時候,彌勒菩薩降世的時候,誰來通知你啊?」玄奘大師接著又對他說:「我要到印度把釋迦牟尼佛的經典取回震旦,你還不如去那邊轉世投胎,等我回去,你直接研究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經典,不就是等於見到釋迦牟尼佛一樣嗎?”

玄奘大師本意要讓他去投胎到帝王家,到唐太宗的府邸裡頭,轉生為小太子,結果他找錯了門,找到了尉遲恭將軍府邸,變成尉遲恭的侄兒。後來,窺基大師是弘揚法相唯識的,等於是玄奘大師的傳人。

你沒有真見地,你就不會懂得愛惜自己

(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21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上午第一支香的開示)

老實念咒不但影響我們的心理,也影響到我們的生理,不是嗎?一口氣、一口氣念,正是肺經的功用,呼吸往來,你念得好,功用正向,口水很甘甜;念得不對的,舌乾唇燥,心煩氣迫,跟法不相應,念到索然無味,一點味道都沒有,那要反省了!

那麼念清楚是修氣,聽清楚是修脈,這更微細了,動用到我們耳根了。耳根擺在哪裡啊?你擺在頭部已經不對了,擺在膻中穴?也不對啊!膻中穴是火窟,心臟屬火。因此要把耳根擺哪裡啊?當然擺在腎臟部位,如此龍歸海,那是它的氣場所在。要把火放在哪裡啊?放在水的底下,火一燒,這水就能開了,這樣正好水火相濟。

念咒,一口氣一口氣的,像個鼓風爐一樣,讓這個火更旺,念得鏗鏘有力、氣勢磅礴。而檀中穴的是肉團心,你太著力的話,胸口就發悶,你太著力的話,心臟就跳動的很快,這是一定的道理,氣血一定會翻滾,這不是很清楚的一個生理現象嗎?

這一席話,很重要!很重要!大家如果聽進去了,哦!正好可以實驗。正確的見地,加上正確的功夫,加上應緣合理的菩薩行,你的見地、修證、行願都到位了,功夫還不來叩你的門嗎?身心開始轉化了,產生變化了,有消息了,這非常現實的。

見地、修證、功夫,是輾轉增上的,要從你的經驗中來,我們的失敗可以汲取經驗。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灰心,沒有鬥志了,沒有這一份道心了。為什麼沒有道心?沒有智慧呀,看到的都是負面的,沒有看到生命的真正的意義在哪裡。

你的見地真通了,你自己精神就來了,哪裡還需要人家的鼓勵!還不懂得為自己好啊?人就那麼現實。你沒有真見地,你就不會懂得愛惜自己,有真見地才懂得愛惜自己。什麼叫愛惜啊?「善護念」啊!《金剛經》講「善護念」,你善護念,自然口業就清淨了,你還一天到晚講人家長短,跟你相不相干啊?大家先把自己管理好再說吧,修行,一切唯心造,先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歡歡喜喜的。佛法平等平等的,眾生平等,真正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情與無情,同圓種智。

光,代表你善念的光,你心平氣和,身心一鬆放就是光明

(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21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上午第一支香開示)

我們在修學佛法,一定是見地、修證、行願輾轉增上,單一的叫平面,為什麼我們咒語念不好?你念得很平鋪直敘,念得很平淡無奇,你當然念不進去了。

那你說,我「LA」字為什麼觀想不起來?因為你著相了,著在文字相上面,你並沒有把這個般若慧觀真正融到你的身心,你把那個「LA」字當作「LA」字了,所以你對這個「LA」字有生疏感。這個「LA」字,如果讓你觀想起來,也不過是個文字相,當然,你觀起來已經不錯了。但它畢竟是個具立體事理性的法門的前方便而已。

到了這個「LA」字放白色光,白色光芒不是唬弄一下的。什麼叫白色光明啊?那代表真功夫啊!什麼是真功夫啊?我們的習氣沒有融化到一個程度,業氣沒有消融到一個相當情況,你進入不了境界般若。境界般若不是一個空洞的名詞,它有它的見地,有它的功夫,有它的行願才能達到。

行願對習氣的轉化,功夫對業氣的轉化,見地就是你佛學的見地通不通。所以「LA」字放白色光是那麼好放的啊?我們一般只是唬弄一下:「哎呀,我整個身心在一片光明中了!。」那是你想像的,並不是你真正的功夫。

觀想跟念咒要融在一起,要三密相應。身密結手印,這手印代表的是我們的六根,我們的色身;口密念咒,你以為只是念咒啊?口密念咒,你念的本身就是意根。那麼舌頭彈動,這舌根一動,嘴巴一張一合的,或者氣在口腔震動,它又跟意根,跟身根有關聯。舌頭哪裡是單一的舌根?

中醫講的就生動了,心臟開竅於舌,從心臟又延伸了心經、心包經。你一路要追下去啊!哦,原來心經是我們的意根,我們的起心動念,心包經是我們的心臟跳動。我們的身體舒服不舒服,這屬於身根,觸覺神經。這道理,不但用到佛學懂了,跟中醫也有關係的,其實中醫是佛法在生命上緣起的一環,一環扣一環的。

那麼為什麼心平氣和就是五行相生啊?當我們心不平、氣不和,它五行相逆就相克,這道理要瞭解。心平跟心不平,一個是我們的起心動念,屬形而上的;氣和不和,則影響到我們的身體,就這樣身心是一體的。所以你要曉得,心有那麼樣的關鍵,且是個總關鍵,所以又稱為心地法門。

我們的善念、正念決定我們修行上路不上路。你惡念多,善念少,大概你的根性劣,你的根器很差,起的念頭多是惡念,多是邪念。你看這樣你心胸多狹隘啊!以後難免你要遭受到不好的果報,這個就是因緣果。

因就是我們的起心動念;緣,我們起的善念、惡念就是緣,善念連善緣,惡念連惡緣;果,善念讓你身心鬆放,惡念讓你神經繃緊,這果是不一樣的,一個舒服,一個不舒服。這樣的因緣果,立竿見影啊!

所以人生不是怕別人,是怕自己。我們真正修行,別人的好壞跟你不相干啊!好,我們隨喜讚歎;不好,起悲心,起慈心,而不是起嗔恨心。那麼慈悲心是同理心,哎呀!我自己不願意受苦,我也不希望別人受苦,這是同理心,同理心就是慈悲心。

所以「LA」字放光,那麼好放的啊?光,代表你善念的光,你心平氣和,身心一鬆放就是光明。你不鬆放,哪來的光明啊?心平氣和,那才有光明可言啊!要不然就是烏漆麻黑的,無明嘛!無明不是烏漆麻黑,什麼叫無明啊?顛顛倒倒的,苦苦惱惱的,那不是一片烏漆麻黑嗎?所以一切跟我們的念頭有關係,跟我們的報身有關係,也跟我們人生的善緣、惡緣有關係,它們是一體的、整體的、全面性的。

念得渾然忘我,念得沒有妄想,啊!這「LA」字觀想到位了,「LA」字光明遍照身心乃至遍法界,心地正大光明了,念頭也對了,念咒語也念到無念現前了,達到無相了,從有所安住到了無所住,那恭喜你了!所以一個「LA」字的觀想,哪裡是單一的啊?它正是華嚴法界觀。

 

佛學理論要以事修功夫,包括菩薩行的經驗融在一起

(首愚法師于2018年08月21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早課開示)

《楞嚴經》的二十五圓通,在我個人的理解範圍內,只有對二十五圓通整體的瞭解,才能夠呈現出華嚴法界觀。這是什麼道理呢?好比佛陀針對我們在人事上的煩惱,制定了在家戒、出家的沙彌十戒,還有比丘、比丘尼戒、菩薩戒。如果你去研究比丘、比丘尼戒,覺得很生硬,好像跟時代已經有點距離,因為印度的生活習慣跟我們中國的生活習慣已經有所不同,所以要套在我們中國人的思想、生活習慣中,好像有點生硬,有點格格不入了。

那麼菩薩戒,有梵網經菩薩戒,又有瑜伽菩薩戒,當年南上師就在我們十樓的講堂講過瑜伽菩薩戒本,而瑜伽菩薩戒本就更加的人性化了。所以真正的瑜伽菩薩戒,它跟見地有關係,跟修證功夫有關係,它比較全面性,不會像比丘、比丘尼戒,你一看戒條很硬性的。

如果以見地理念上的開發而言,我們對繁複的佛學名相,如果沒有很豐富的生活經驗,人事上如果不是很通透,那你講起來就會令人覺得冷冰刻板,所以研究佛學也是要融入到我們生活的經驗中。

生活的經驗那就是菩薩行,一定要跟菩薩行融合在一起,那你的佛學就是立體的,不是平面的。你單講佛學,那讓人聽起來會打瞌睡的。佛學偏向理論性,佛學理論要以事修功夫,包括菩薩行的經驗融在一起,那麼你把佛學講活了!

在六根方面,把六根詳細分析,如果你的中醫非常好,講的具體,對於身體這些生理現象,對引導我們持修在色身上的轉化是有幫助的。但是歷代中醫治療方式各家各執己見派別有很多,不同的學說,不同的觀點,不同的治療方法,這就要你對六根的問題有很深入的體察,對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研究得很透徹,那就可配合中醫理論把在六根上用功的事理講活了。

若單一的講六塵,單一的講六根,單一的講六識,這些佛學上的理論,那會顯得比較冷僻。那麼再加上七大,七大是十八界的所依。十八界就是六塵六根六識的交織,而地水火風四大偏向生理現象、物理現象,一為內四大,一為外四大;內四大就是我們的身體,外四大就是山河大地。

四大再加上這個識性觀,以見地來講,還可加上一個念性觀,指的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然後後面還有一個是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稱之為耳門圓照三昧,它是總體性的。其實耳根圓通就是華嚴法界觀,它是全面性的含蓋一切佛法。而準提法,說簡單可以簡單,簡單就是簡中之簡,說秘密也很神密,它含有耳根圓通的修法在其中,大家可不要錯過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