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特色

十方禪林禪堂設計

談「形隨機能而生」與十方禪林禪堂設計的緣起與未來藍圖

時間:1995.10.05  地點:十方禪林台北道場

列席:首愚法師  沈英標建築師    採訪整理:芝蘭其室

云何建禪堂

十一月十二日,十方善信殷殷期盼的禪堂就要開工動土興建了,這其中幕後是誰再扮演推動的角色?禪堂的規劃與設計過程都經過哪些演變過程?相信這是大家都很關心的事。藉此,在本刊的一角為您走訪此次規劃設計禪堂的十方建設公司負責人也是國內之名建築師沈英標居士,他多年來跟隨首愚法師左右,虔修佛學,謙抑自牧,熱心禪林公共事務,又以一修行者的角度,親自參與設計十方禪堂,集結空間建築理念是性的運用於修行所需的大環境裡,觀念創新實際,甚得南師與首愚法師稱許。當時首愚法師的隨場開示,也令我們茅塞頓開,進一步了解修行者與道場間的關係,以下是採訪他們二位善知識的談話。

室:請問沈居士,您是在什麼機緣,參與規劃籌建十方禪林禪堂事務?

沈:比較專注與投入是在去年到南普陀參加南老師所舉辦的禪七,南老師稱之為「生命科學與禪修的實踐」,當時參加者有五六百人,本來我是坐在樓下,後來兩天有機會更上層樓親承老師教示。在這七天中,深深感覺到禪堂與坐禪的必要性,雖然我在十方禪林參學已經有十幾年,算得上是個老參,但是很慚愧,也一直參不出個所以然,只是感覺要一心向佛,多接近佛法。自從去年在南老師那邊連續七天的禪坐後,個人覺得有相當大的感觸和色身的變化。

 

色身初轉化

室:請問是什麼樣的變化?可否請您稍微具體的描述一下?

沈:禪修時,每一次上座二十分鐘,後腿就很難受,我就一直忍,告訴自己再一分鐘就好,然後開始數數目1234…,結果數到最後就忘掉了,整個腿的感覺也沒有了,化掉了,酸痛的感覺也都沒有了,一直這樣到下座,然後等到下一次上座叉開始熬腿子,每次都告訴自己再一分鐘,忍啊!如此這般到了第三天,突然從尾椎有一股火花、閃電,這樣,砰,一下往上沖,全身感覺非常舒暢,還有一次是在下雨,南老師正好談到觀音法門,全場的氣氛和第一天喧鬧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非常莊嚴肅穆,屋外下著雨,當時有同參道友看到南老師在合掌感謝觀音菩薩加持,那種氣氛很殊勝…。回來後,深深感覺到一個禪堂的重要性。多年來,我們同參道友對於峨眉開山寮到了夏天酷熱難當深有體會,在裡頭共修有如在熱爐裡般,滿身大汗。很是辛苦,於是我們就向首愚法師提議有必要先建禪堂,提供大眾一個方便共修的好道場。

 

尋山訪名剎

室:請問您理想中的禪堂,應具足 什麼條件和功能? 沈:基本上,它應該先能合法化,籌建十方禪堂的經費都是從十方同修道友五百、一仟辛苦募集而來,我們希望妥善運用,不希望因為不合法違章導致日後拆除的命運而浪費了十方大眾的發心,所以我們對禪堂執照的合法化非常堅持,也一直不斷的努力。由於目前環保條件要求嚴格,政策對大環境開發的條件限制較多,在種種的不方便下,禪堂設計的高度和面積,也都已經發揮到極致,而且是合法的。

其次是造形設計與內部功能規劃的問題,這兩者之間有密切的關連性。就 此,首愚法師與我先後兩次前往大陸各名山古剎參訪叢林寺廟,希望能擷取精華做為設計禪堂的參考,我們先後去過揚州高旻寺,鎮江金山寺、大明寺、九華山、普陀山等大叢林,也參觀了鑑真法師紀念館及靈隱寺、棲霞山等地,對於大陸先民所做的佛教建築在外觀氣勢上極盡天花藻井,反宇起翹的本事十分佩服與讚歎,這是現代材料與人工技術都不能達到的效果,而幾千年來,大陸廟宇的演進在造形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在斗拱的數量上作文章,後代人可以在斗拱數量的多少得知建築物本身的朝代背景。又由於注重於外形的設計與規模,大部份叢林廟宇內部的空間規劃與格局設計就受限制,以致於產生在共修時,空氣閉塞不通與跑香動線不良的情況,這些都是受限於傳統外型的束縛而造成的,在台灣至今仍然沒有一間廟宇能夠突破此種包袱,尤其令我不解的是,在取材與技術都無法與古代相比的情況下,至今台灣的廟宇建築仍以鋼筋混凝土的方式,模仿古時原木樑柱的風格,你想那個味道會一樣嗎?這種懷古卻不實際的做法,是否有其正面的意義,值得我們深思,那現代的總統是否也應仿效古時皇帝穿龍袍,戴皇冠,才叫做總統?而穿上袈裟後,就證明你是一位法師嗎?一定要有繁複的造形,才叫做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