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ving cert irish essay obedience and conformity essay religion in things fall apart essay teacher of the year essay example past gamsat essays camille paglia liberalism essay

生活與意義

談見地,你認識一寸可以蓋個一尺,甚至一丈;但功夫的事情來講,一寸就是一寸,一分就是一分,這不是嘴巴講的,而是實際的身心的展現。功夫是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們畢竟還沒有修到第八地,到了第八地是不動地,不動地就不退轉了。我們凡夫基本上都在顛倒中,所以身心難免會時好時壞,因此總要經常這樣細水長流地不斷用功,對身心肯定的必然會有很大的助益,會有很大的轉化。  

十方禪林包括有馬祖工禪院和百丈農禪院,由這兩院的設立就已經顯示出我們禪林的精神和今後所走的路線。十方禪林正是一個效法馬祖創叢林、百丈立清規的精神所創建的現代化叢林,要讓這一個自力更生的禪行生活,襯托出無量光佛剎。

無量光佛剎代表清淨自在的一個淨土,而這就必須透過農禪、工禪的生活讓自己的身心逐漸健康起來,才能達到。有道友拿來很多花和樹的種子,我說好啊!這是我們農禪院的一個開始。從播種開始,讓它們慢慢生根發芽,慢慢成長而開花結果,而大家在這農禪的生活,自自然然促進身心的健康,身心健康,各方面便都健康,這一切是事在人為,重點在你要有長遠的眼光。

佛法的解脫是靠戒定慧,戒定慧由布施的奉獻開始,隨著自己的財施、法施、無畏施去修忍辱波羅密,修持戒波羅密、精進波羅密,這樣慢慢你的定力便會展現,最後成就般若波羅密。要這樣的真修實證,在家出家都一樣的,大家同心共願,把這個道場莊嚴起來,就像一個人間淨土、人間仙境一般。

而這都是一份耕耘一份收穫的,修行都是要自求多福的,自己要去下種,去耕耘,去施肥,去灌溉的,我們自己的菩提苗也一樣。所以神秀大師講的:“身是菩提樹,心是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我們要有智慧來安排自己的生涯規劃,整個生活每一層面的規劃和整合,全在於要跟佛法的戒定慧,所謂的三無漏學打成一片,這是盡未來際的。

打打拳和運動,身體會好,真正的佛法是心地法門,要從自己心地上面來開發,好好的發心,發大願,開發自己心地的無限公司。這心地的無限公司,每一個人都是董事長,這公司就叫心地開發無限公司,不是有限公司。

每一個人既是董事長,就要自我開發,好好開發讓這心地一天一天明白過來,讓生命的大目標愈來愈清楚。凡夫就是為蠅頭小利忙忙碌碌過一生,沒有智慧,沒有辦法,講得好聽是為家庭、為生活。生活要吃的也不過那麼一碗飯而已,要住的不過一個涼亭大的地方也就夠了,哪裡需要那麼多而貪得無厭?

真正的佛法是無相無求,人到無求品自高,那裡需要那麼忙?忙,若是為眾生,為佛法,為正法忙,修菩薩道,這忙忙得有意義。最近我俗家的兄弟、嫂嫂們對我說:“你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忙?”我說:“你們不懂,我又不是為自己享受,我出了家本來就是為奉獻。

”他們說:“你比一個在家人還忙!”我說:“我出家本來就不是為了享受。”要混一口飯吃還不簡單,出家人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那多解脫呀!所以有個基地不是為個人,而是要完全為大眾、為佛法才行。一個人要吃的、用的有限得很。但心地卻是無量無邊的。

唯有那樣寬廣的胸量才能修行,一分心量,一分解脫,一分心量,一分事業,這是必然的道理。人的生命那麼短促,幾十年一晃就過去了,不好好把握,又重新再來,又去找個媽媽投胎,就是這麼回事!如果五戒的基礎不夠,你想要再做人還真不容易,搞不好找到狗媽媽、貓媽媽去了。但你不要看輕貓狗,貓狗它們也有佛性,眾生都有佛性的,只是墮落到畜生道去而已。所以大家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