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器與修行重點

中等根器的人,不能言下頓悟,必須要修定,世上有許多人,都把自己看成上等根器,道理懂了以為到了。換言之,他制心一處都辦不到,叫他打坐都坐不住,一天到晚在散亂中,隨時隨地在散亂,念頭都控制不住,還自以為在學佛,不曉得自己是在造地獄之業。那麼高的理固然懂了,但都是太用假聰明。我是否比你們聰明,不知道,但是我修法時,走的路子笨得很。我讀經讀到“如芭蕉”,硬買芭蕉來剝,一層層剝光了,才相信。這個道理很笨,你們一般人不肯走這個笨路,所以我經常說你們不踏實,理懂了是個理,你要再求證啊!佛經說制心一處,無事不辦,我做不到無事不辦,那麼我先來心一處吧,試試看。你們制心一處都做不到,還能夠談定嗎?什麼叫制心一處?外面的境界一動,你就東看西看,這叫什麼制心一處?這是什麼佛法?自己都不曉得反省,不曉得慚愧,還自以為是。過去的叢林,像這樣子的話,就打棒子,趕出山門。

“復次中等瑜伽士者”,下面講中等根器人的修法。”中修調治清朗起,制心一處得正念,不散住樂明無念,散不住一是有過,剎那不散境中住。“

 

老實的修持,中等根器修法,先要把心境修得晝夜在清明中,先要修到心一處,得正念而不動。這很難了,要沒有散亂心,隨時在正念中。什麼叫正念?隨時在快樂、光明、無念的境界裡,正念而住。樂、明、無念不是念,而是境界,就是心理生理兩種現狀。比如你觀“光”,這時一念光明;你觀白骨,這時就是白骨朗然;你修止觀,心息定住了;如果念佛,念到這一念沒有散亂,也不昏沉,就是正念的念佛了。比如念咒,一念空境,晝夜長明,躺下也好,站也好,行也好,永遠在這個境界裡。上上根器言下頓悟的人,就是永遠在這個境界中的。你以為悟了道就沒有這個境界嗎?那還叫作悟嗎?沒有用!要制心一處得正念,不是散亂住在樂明無念中。如果散亂,不能制心一處,那就犯戒,有過錯;這個戒是根本大戒,比殺盜淫妄還要重。你們不管是否受過戒,只要一念發心學聖賢之道,如果你的心,不能正心誠意而住,已經犯戒了。我們天天要反省,一天有一念不在正念中,已經是犯戒了。等到你去犯殺盜淫妄才叫犯戒,那就太遲了。所以真修持的人,要剎那間都無散亂心,既不散亂又不昏沉,得正念而住;而這個正念境界是樂、明、無念,這才叫定。



有許多人以為,打起坐來,什麼都不知道就叫作定,那是大昏沉;有許多道家、佛家中,都把大昏沉當作定,我已看了幾十年。不過你們打坐姿勢都不對,要身正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身都不能調整,身子都不正,怎能叫作得定?現在佛法都告訴你們,不散亂,住在樂、明、無念,同時三種平等,這個才是正念定。所以佛在《涅槃經》中說“常樂我淨”,那才是真淨土,才是真正的我。



“觀修一切過失,皆由散亂而心不能製於一處。”觀白骨觀等等,要注意,你修觀時,已經在散亂中了,因為你要想到腳趾頭,或者玉枕骨啦,想這一念本身是散亂,觀是利用散亂的這一念,把念集中起來。比如一團麵粉散在那裡,然後滴一點水,把麵粉裹成一坨,把散亂心都裹起來,變成一團麵,把一團麵再變成一個饅頭,所以修觀的觀想,本身就是一念。不錯,這是以妄來治妄,那麼你說要空嘛!那你先把妄念治住了再說;佛也告訴你制心一處,制就是制住,但是你修法要先會調整。



為什麼不能定呢?因為我們散亂心多,如散掉的麵粉,被風一吹都在飛揚,我們先下一點定水下去。所以《楞嚴經》也講,你道理都懂了,講得天花亂墜,沒有用,了不了生死,那叫乾慧,像乾麵粉一樣,風一吹就沒有了。什麼才不是乾慧呢?要定水來滋潤才是。我們修法集中在一點時,就是用定水,先把念頭制服下來。有時觀不起來,也不一定是因為心散亂,很難講的,也可能因道理不懂。儒家講的,過猶不及,都是病,太聰明與太笨都觀想不起來;太用心反而觀不起來。說觀想時便觀想,輕輕鬆鬆定在那裡就好了,只是輕輕鬆鬆擺著,輕輕鬆鬆地制心一處;制心一處久了就叫作定,慢慢就有變化,程度一步一步深入。所以大家慢慢來吧,不要急。



“故生所依脈、氣、明點及能依心等之諸障礙也。”因為心散亂,不能夠制心一處,而產生氣脈、明點(包括精)的障礙,氣脈等都是“所依”的境界;“能依”的本身是心。物質世界也是附屬的,是“所依”,本身的主體是“能依”,是唯心。所以“主”是心,身體是“賓”。如果把氣脈、明點認為是主,你就錯了。一般學密宗、學道的,也多數都把這個觀念弄錯了。可是話說回來,你的心真能定了,就是“能依”能夠定了,“所依”的自然會起來。如觀足趾白骨,你“能依”的心定住了,“所依”的暖就起來了,“所依”的定久了,氣脈自然通。如果“能依”的不能定,“所依”的氣脈明點就起不來。明點硬是有一個東西,像彈珠一樣走動,在身體內部能夠化精、化氣、化神,它本身也就是精氣神,道家叫它丹。“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就是這個東西。



但是有了這個也不稀奇,這是所依的,不是能依。由於我們不能得定,因此氣、脈、明點不起作用,仍舊是有生老病死苦的凡夫,沒有辦法轉生老病死。如果你得定了,“能依”心明白了,“所依”的氣脈、明點發起來了,但不隨生老病死轉,反而能轉生老病死苦。所以修定很重要,不要玩嘴巴,自己沒有證到的佛法,不要亂講,講不得,亂講會有下地獄的罪。有一天你證到了這個境界,不管你怎麼說,都是功德,所以要求證。這段完全是講工夫。

*****

 

“第三義下根者。”下面講鈍根的人如何修。我們不要自以為是上根或中根,你可能連下根都“根”不上,落在後面成了慢慢“根”。”下根調治其次第。看法、物品、緣起、三。總看法者毘盧法,跏跌、目定、氣徐緩,定印、壓喉、舌抵顎,眼看鼻尖氣心均,生不昏掉無謬定。“

 

下根修是有次序的,先要學會目光專一,看一點,比如看佛像,佛像剛好與眼睛平,尤其看佛像的眉間,或者胸口,眼神先看定了。或者看一點亮光,先要看,眼光定住在一個東西,這叫緣起法,把印像先留著。接著要跏跌坐,兩眼先定住,目光不定而想得定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定無定,一看目光就知道了。目光定了,呼吸慢慢……慢下來。再說喉管壓好,喉管壓不好是不會得定的,一個人氣脈有沒有通,有沒有工夫,一看喉嚨就知道。第一看眼光,第二印堂,第三喉嚨。真修定得定,氣脈就通了,脖子不論年齡總是圓的,這裡(師指脖子)會充滿,渾圓的,不會成雞皮。工夫好了以後,喉結會慢慢地下沉,頸部有圓圈,像掛念佛珠一樣。



普通人年紀一大,喉結漸漸上升,升至一定點,喉鎖住了,氣斷了。這個地方是玄關,像一把鎖,鎖打開的人已了脫生死,這些東西騙不住人的,所以有沒有工夫,每個地方都有像徵的。壓喉不是低頭,腰要靠坐墊墊好,不要硬撐,坐墊如果墊對了姿勢,腰部自然彎進去,不要硬挺,背脊張開,氣脈很容易通。大家之所以氣脈不通,是因姿勢不對,自己不研究,還非要別人來改。姿勢不對,肚子越坐越大,坐對的人,小腹是充滿的,但不會挺出來。頭部參看骷髏模型,脖子一擺好,腦下垂體就自然地分泌,自己在坐墊上研究,一點不對的話,要隨即調整好,姿勢一對,自然穩如泰山一樣不動搖。



眼看鼻尖,不是真拿眼看住鼻尖,是眼簾垂下,約略可視鼻尖,半閉全閉皆可。氣調勻,心調勻,在這境界上不要昏沉,不要掉舉,但要緣修一物,或者白骨;然後第二步換成佛的像,意境中始終有著白骨,或佛的影像,既不昏沉,也不散亂,不動搖。



“故諸過由亂身要,亂氣、明點、脈、所生。精勤不亂定等住,其德由氣脈明點,三者不動要所生。是故應勤悟此要。 ” 不能得定,不能繫心一緣,是由於生理方面;身體不對,氣脈不對,一切散亂,而不能得定。雖是生理問題,但不是普通生理氣脈的關係。身體是四大組合,身體裡頭還有一個內在的真身體,就是氣、脈、明點三樣。氣脈明點就是精氣神,煉精化氣,煉氣化神,我們不能得定,就是身體的氣脈明點沒有修好,所以永遠不能得定。因此先要修身,煉精化氣,煉氣化神,要精勤地修;大家學佛沒有成果,就是犯了這兩個字的毛病,不精勤、不定時、不定量、不繼續努力。所以專修者,是專一境界而修,心不專,外形專沒有用,心專就是精勤一念叫專修,精勤不亂,定就到了,平等而住。



修氣脈、明點修通了,得了這個要點,定就出來,定生一切功德。氣脈明點除了傳授你外,還要你自己領悟,不悟也不行。明點很難,都是精的一種,精修成功,變成有形的明點,照遍大地,靈光獨耀,那是真明點了。所以精與明點有連帶關係,也可以講,精就是明點。精漏失了以後,身體也會不舒服了,又容易昏沉,因為精也是明點。



“是故若無增長與魔障者,乃由不知調正氣脈之身所生。”所以一個人修道,如果自己每天沒有進步,沒有增長,魔也很勢力,你沒有道,他還不理你呢!魔還看不起你呢!這是真的。所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真理,如果你沒有魔障,進步必不大,所以密宗與道家一樣,注重修身調身。



“因功德亦由妙隨身調要所生故。”想要神通、功德、福報,還要修道環境好,無煩惱,都是與身體有關係來的,要身上無病無痛才好。病痛也是魔障,你工夫好一點了,明天就給你病一場,後天你說我又好了,吹不得牛的,說不定魔障又找你一下。一自信,一傲慢,一大意,它就找你了。大意不得,一大意它就來,所以修行不是好玩的。這中間一點傲慢不得,一點大意不得。功德包括神通一切等等,都跟著你的身體來的,是調身來的;福報也是跟著你身體來。今天我還活著,有這個色身,就需要一點福報,功德也是這樣。所以修身、修氣脈最重要,注意調身,身就是氣脈明點。



“由金剛之身,氣、脈、明點三者之聚散,遂生出善惡之行,而現苦樂境界及功力優劣故。” 由凡夫的色身,修成功為金剛之身,金剛之身不在肉體,在肉體的內部氣、脈、明點三樣,也就是精、氣、神。精氣神修到定,凝結了,就是道家所說煉精化氣,煉氣化神,修到以後,就是金剛不壞之身。這個色身成就了,在這個肉體內生出另外一個生命,散而為炁,聚而成形。換句話說,普通人的生命,是靠男女兩性的慾,成就一個色身的人。但是,只靠自己的氣脈明點,在自身以內陰陽結合,可以產生另外一個生命,也就是像色界天人的生命一樣。換言之,我們在欲界中的身體,也可以經由自身修煉精氣神,而產生這樣的生命。



所以,你修持得好不好,由你這個色身這一點上,就看出你的善惡之行。今天起心動念某一件事情,善行功德到了,氣脈明點不修卻突然打開,這是意想不到的來了;要是做了壞事,氣脈明點馬上閉塞,就有那麼怪。看起來似乎有一個他力主宰你一樣,實際上就是你的生命本來具備的功能。所以你的頭腦打不開,笨笨的,智慧不夠,身體一天到晚難過,甚至越坐腿越麻,腰越酸,心中煩惱,用不上功,也談不到定。像這些等等,都是由於金剛之身的修持,氣脈明點三種,和你善行功德不夠之故。



講到這裡就非常嚴重,你修行的成就,物理的組合,硬是要配合你的功德、善行的,這樣成就的功力就快,所以想修成,就要真的發利他之心。什麼叫利他?就是不自利,也就是老子說的“後其身而身先”,念念為天下、國家,結果最後成功的還是你。我們一般學佛的人,連一點小事都沒有利他之心。為什麼修不成?不要說讀經典不夠,因為道理不通,所以智慧不夠,智慧也是由功德修成的啊。《金剛經》講福德,福德到了,智慧就開了。

摘錄自南懷瑾老師講授《大圓滿禪定休息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