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上師懷瑾簡介

南師懷瑾,號金粟居士,學貫天人,博通三教九流之學,天文地理之術,為中國當代著名詩文學家、佛學家、教育家、中國古代文化傳播者、學者、詩人、武術家、國學大師,歷任台灣政治大學、台灣輔仁大學及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1918年3月18日,南公懷瑾誕生於浙江樂清翁垟的一個世代書香之家,南氏先祖於北宋末年衣冠南渡,南氏祠堂中有南公懷瑾手書的對聯一副:“百代淵源河洛東南留一脈,千秋忠義神靈海上有孤臣。”

凡到過南氏老宅的人,無不會被南宅殿後的石屏所吸引。此石屏建於清末,據說為呂純陽真人降乩,囑於殿後岸邊,建石照屏以輝映東海,乩筆劃獅子追球,併題詩以贈。

 

石屏至今仍默然立於南氏老宅,見證著歷史的滄桑變遷。石屏上刻著一頭口銜寶劍的獅子,威猛自在,栩栩如生。石屏右上角刻著:

天遣靈獅下,追球過海東。

身翻毛有色,目努力無窮。

聲吼千山震,口呼一劍風。

舉頭驚百獸,善化石屏中。

——雲山仙師乩筆題

南師懷瑾從孩提時起即接受嚴格的傳統私塾教育,到十七歲時,先生除精研儒家四書五經外,涉獵已遍及諸子百家,兼及拳術劍道等多種,並研習文學歷史、琴棋書畫、詩詞曲賦、醫藥卜算、天文曆法諸學,每得其精髓而以為樂焉。

南公懷瑾作為一代大師,“經綸三教,出入百家言”,縱橫古今,博通東西,視名利如浮雲,風華正茂一呼百應之時,卻能萬緣放下,隻身求法,一超直入如來地,此種能力非常人所能及。

 

1937年,抗戰軍興,20歲的南先生毅然辭親遠遊,考入中央軍校政治研究班第十期,畢業後返蜀執教中央軍校軍官教育隊,報效國家。1939年,南公自任大小涼山墾殖公司總經理兼地方自衛團總指揮,屯墾戍邊。後又被調回任軍校政治教官。在川時又入華西壩金陵大學研究院,專研社會福利以便服務社會大眾,同時潛心於佛典。

當時報載:“有一南姓青年,以甫弱冠之齡,壯志凌雲,豪情萬丈,不避蠻煙瘴雨之苦,躍馬西南邊陲,部勒戎卒,殫力墾殖,組訓地方,以鞏固國防。迄任務達成,遂悄然單騎返蜀,執教於中央軍校。只以資禀超脫,不為物羈,每逢假日閒暇,輒以芒鞋竹杖,遍歷名山大川,訪盡高僧奇士。復又辭去教職,棄隱青城靈巖寺,再遁跡峨眉山中峰絕頂之大坪寺,學仙修道云云。”

離成都不遠的灌縣青城山,有一家著名的靈巖禪寺,南先生至交傳西法師在此住持。當時不少知名學者如馮友蘭、錢穆等均住在寺內閉關靜修,大居士鹽亭老人袁煥仙先生也在寺裡閉關。袁老先生乃名重一時的川北禪宗大德,他散盡億萬家財,行腳遍天下,求法忘軀,大徹大悟,潛心內典,棲志心宗,亦睹明星以悟道,見拈花而破顏者矣。先生悲大道之沉淪,眾生之顛沛,乃以如來家業、孔老薪傳,立己立人而及國家天下,與虛雲大師並世弘法,法鏡高懸,宗風耀爍,一時影從之名流學者不惜千里跋涉而就教於先生。

南先生於休假閒暇亦時常往來於青城山,在寺裡小住,有緣結識了袁煥仙老先生,晤談之下,遂為忘年之交。袁先生閉關期滿,下山到成都成立了維摩精舍,南先生追隨左右,遂拜門牆,成為維摩精舍開山首座弟子,潛心修道參禪,多有會心之處,竟毅然辭去中央軍校教官之職,而師生情誼甚篤,有如父子焉。南先生蒙袁公上人提撕印證,“虛空粉碎,大地平沉”。1943年九月靈巖禪七,袁公特別指定南公懷瑾為首座。

是年獅子山慈雲寺護國息災法會,主持顯、密兩壇之虛老與貢噶呼圖克圖,皆為南公上人之師。南公隨袁老先生赴重慶參訪虛雲老和尚,親聆教誨,參學皈依,同時又從密教上師貢噶活佛親聆大手印法語。

 

1945年,南公於峨眉山大坪寺閉關修行。其年秋,突接密報,謂有人意欲加害,故匆忙離山返回成都,繼續在嘉定樂山五通橋多寶寺閉關以滿三年之願。掩關期間蒙文殊師利菩薩顯現親授準提法,內涵性相融通及即身成就奧密。

南先生三年閉關閱藏,於青燈古佛旁齋戒素食,日夜苦讀經、律、論三藏十二部五、六千卷佛家經典,以經為法,印證個人修持所得,遂致終生受益無窮。其間,袁煥仙先生特地上山看望這位心心相印的弟子,並在大坪寺為僧眾舉行了一次禪七,又欣然題筆為大坪寺作了一幅禪意雋永的對聯——“此地即普賢道場,來天末雁,看嶺外雲,數遍色色塵塵,都是晴空一亙;何處見秀頭和尚,飲趙州茶,讀慈明榜,歷畫山山水水,依然秋月半輪。 ”

1945年,南先生在神通俱足的風了和尚陪同下,遠走西康、西藏,參訪密宗各宗各派。風了和尚為其護法並安排行程,滿空法師擔任藏語翻譯,四川高等法院首席檢察官謝子厚大居士則供養他紅教、白教、黃教、花教等多種秘藏法本。許是由於南先生擁有當時西康行轅公署少將參議的頭銜,因此他能在康藏一帶得到順利的安排,並有得以參透密宗各派奧秘的方便。在此期間,南先生參訪了貢噶活佛、根桑活佛等,得到多位上師印證,承認南先生為合格的密宗上師。後來,貢噶活佛還在成都古剎大慈寺,特地為南先生傳授了顯密大小戒律,並親手書寫了藏文傳法傳戒的證書交付南先生。

其後離藏赴昆明,講學於雲南大學,後又講學於四川大學。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南公隨國民黨遷至台灣,並受邀到台灣地區的多所大學、機關、社會團體講學。

 

1969年,南先生以“熟讀經書徒論議,實行道義太伶仃”,不忍中華傳統文化日趨式微,發願“欲為天心喚夢醒”,巍然自拔,振臂而起,創立“東西精華協會” ,意欲為台港工商社會注入中華文化之清泉,並促進中西文化交流,取精用宏,俾服務於社會與大眾。

其後,先生創立了“老古出版社”,後更名為“老古文化事業公司”,創立了“大乘學舍”,後更名為“十方叢林書院”,並出版發行《知見》雜誌。雖日見繁忙,然先生矢志宏揚中華傳統文化,夜以繼日,揮毫寫下系列傳世之作,《論語別裁》、《孟子旁通》、《老子他說》、《易經雜說》、《易經系傳別講》、《歷史的經驗》、《新舊的一代》、《中國佛教發展史》、《中國道教發展史》、《金剛經說什麼》、《圓覺經略說》、《禪宗叢林制度與中國社會》、《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道家密宗與東方神秘學》、《觀音菩薩與觀音法門》、《習禪錄影》、《禪觀正脈研究》、《一個學佛者的基本信念》、《如何修證佛法》、《藥師經的濟世觀》、《原本大學微言》……其中相當一部分為學生整理的先生講學記錄。與此同時,南先生整理出版了與袁煥仙老師合著之《維摩精舍叢書》、《定慧初修》,出版《金粟軒紀年詩初集》和《金粟軒詩詞楹聯詩話合編》……真是著作等身,蔚為奇觀。南先生將畢生心血結晶盡數貢獻給了社會大眾,如先生者,今世能有幾人?

 

1985年南公懷瑾旅居美國,並在弗吉尼亞成立“東西學院”。1988年,南先生移居香港,晚年定居蘇州太湖大學堂。2012年9月29日下午4時,於蘇州太湖大學堂圓寂,享年95歲。

南國熙先生憶述懷師荼毘現場:“荼毘燒了三天三夜,冷卻了二天二夜。早上四點半開荼毘爐塔,很驚訝的,裡面整個牆壁很乾淨,也燒得非常乾淨。老師的頭顱百分之九十完整,頭顱上多處呈金色,老師的舌根和舌頭都沒有燒壞,變成了透明的蓮花舌頭舍利,並揀集了五瓶彩色的舍利子上百顆。首愚法師和宗性法師說明,頭顱代表功德圓滿,舌頭舍利代表說法無誤,我們很感動。”

 

南公上人一生以“佛為心,道為骨,儒為表”,於蒼生離亂、文化荒蕪之際,承續中華文化命脈,為法忘軀,著作等身,致力於中華傳統文化的弘揚,遍灑菩提種子,如春風化雨,啟發無數後學,為芸芸眾生作正法眼,續佛心燈,澤被後世,影響遍及宇內。

虛老的弟子淨慧老和尚在編輯《虛雲和尚全集》時,曾經親自拜訪南師,並請南師為虛老年譜作序。2007年淨慧老和尚曾作《拜謁南公懷瑾老維摩於太湖大學堂感懷》五首,其一曰:“懷疚來參金粟身,湖光波影四時春。重重樓閣從頭看,一派清風迥出塵。”其二曰:“維摩丈室雨花天,指點乾坤處處禪。生活菩提原不二,何妨一念入三千。”其四曰:“三教經綸別有天,和光同俗祖師禪。我來問道將何似?多謝先生為捲簾。”

虛雲老和尚臨終前曾作《辭世偈》,託人帶給南公:

吁嗟我衰老空具報恩心

宿債無時了智淺業識深

愧無成一事守拙在雲居

誦子喫飾句深愧對世尊

靈山會未散護法仗群公

是韋天再世振毘耶真風

自他一體視咸仰金粟尊

中流作砥柱蒼生賴片言

末法眾生苦向道有幾人

我負虛名累子應覺迷津

佛國時欣慕香光擬近趨

謹留幾句偈聊以表區區

南懷瑾:大師遠去,馨香永駐

學界對他的評價是:“上下五千年,縱橫十萬里,經綸三大教,出入百家言。”他卻自評:“我的一生,八個字:一無所長,一無是處。沒有一樣是對的。”

人們對其褒貶不一。褒之者,認為他是曠世難見的大師,拋磚引玉,點石成金;而貶之者,批其疏漏頗多。與此形成鮮明對比,他本人對各種評價,均持散淡態度。

1918年,南懷瑾出生於浙江樂清柳市的一個書香之家,從孩提時起即接受嚴格的傳統私塾教育。到17歲時,他除精研儒家四書五經外,涉獵已遍及諸子百家,兼及拳術劍道等多種中國功夫,同時苦心研習文學歷史、琴棋書畫、天文曆法諸學,每得其精髓而以之為樂。年輕的南懷瑾還喜歡跋涉名山大川,拜訪各種隱士奇人。

抗日戰爭爆發後,南懷瑾毅然投筆從戎,躍馬西南,籌邊屯墾,後執教於中央軍校軍官教育隊。離成都不遠的灌縣青城山有一家著名的靈巖禪寺,南懷瑾至交傳西法師在此住持。當時不少知名學者如馮友蘭、錢穆等均住在寺內,大居士鹽亭老人袁煥仙先生也在寺裡閉關。南先生於休假閒暇亦時常往來於青城山,結識了袁老先生,晤談之下成為忘年之交。

1943年春,104歲高齡的虛雲老和尚赴重慶弘法,當時南懷瑾隨袁煥仙代表四川佛教會邀請虛老前往成都未果,但是南懷瑾與虛老相談甚歡並參學皈依。後來南懷瑾輾轉於四川、西康、西藏等地參訪,並遁跡峨嵋大坪寺,閱藏三年。在四川九年,南先生雖歷盡艱險,但是所獲亦豐,他自己有詞云:“雲水萍飄豈偶然,九年足跡遍西川。管他鬢到秋邊白,落得人間月似煙。腸空轉,事難全,又入閻浮欲界天。樽前酒醒荒唐夢,君向潼南我向滇。”

之後,南懷瑾取道重慶,離川赴滇,講學於雲南大學,其間又短期回到成都,講學於四川大學。1947年,南先生返回浙江樂清故里,細細閱讀了浙江省立圖書館所藏文淵閣《四庫全書》與《古今圖書整合》。1949年春,南懷瑾來到臺灣,相繼在文化大學、輔仁大學、政治大學等處講授中國傳統經典。

20世紀60年代起,臺灣官方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南懷瑾名氣大增,弟子漸多,甚至被邀請在臺灣三軍駐地巡迴演講。南懷瑾於1976年出版的演講輯錄《論語別裁》,趁勢而熱,多次重版,流行於華人文化圈。彼時臺灣政界高官不乏自稱為“南門弟子”者,使南懷瑾有“冠蓋輻輳,將星閃耀”之勢。

李登輝登至臺灣政壇高位後,南懷瑾先生避居美國三年,其間創辦多個教育文化機構。此後,先生致力於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播,曾創辦東西方文化精華協會總會、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美國弗吉尼亞州東西方文化學院、加拿大多倫多中國文化書院、香港國際文教基金會。

1988年,南懷瑾先生抵香港定居。其間,時任中共溫州市委書記的董朝才前去拜訪,希望南懷瑾倡導和推動孫中山《建國方略》中提及的金溫鐵路,以利浙西1400萬蒼生黎民。南懷瑾慨然應允,成為金溫鐵路的催生者。

南懷瑾先生在內地和臺灣政治圈中人脈廣泛,瞭解兩岸的政治和歷史,因此而被選為兩岸關係的傳話人。周瑞金撰寫的《奇書、奇人、奇功》一文,被汪道涵推薦給中央領導閱讀。是時,南懷瑾先生正在香港寓所促成國共兩黨和談,這為後來達成“九二共識”,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92年6月,南懷瑾為兩岸密使親筆起草《和平共濟協商統一建議書》。

近百年來,中華傳統文化在國際國內的風雲變亂中,被破壞得七零八落,命如懸絲。20世紀90年代後期,社會道德問題頻繁出現,教育與文化的迷惘,使得各種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基於此,2000年,南懷瑾先生在江蘇吳江開設太湖大學堂,以踐重續中華文化斷層的心願,直至去世。這一舉措對延續傳統文化重建具有里程碑意義。

1969年,南先生以“熟讀經書徒論議,實行道義太伶仃”,不忍中華傳統文化日趨式微,發願“欲為天心喚夢醒”,創立“東西精華協會”服務於社會與大眾。協會會務繁忙,南先生講學範圍又極廣,除深入淺出講述儒、釋、道三家之學外,尚有中國文化大系、歷代謀略學、中華醫藥、中國建築與園林藝術、中國企業管理,以及詩詞、書畫、星相、堪輿、卜易之學……前往聽講者極為踴躍,會場常常人滿為患。

其間,南懷瑾先生又創辦了《人文世界》月刊,接著,南先生又先後創立了“老古出版社”(後更名為“老古文化事業公司”),創立了“大乘學舍”(後更名為“十方叢林書院”),並出版發行《知見》雜誌。雖然日漸繁忙,但是南懷瑾先生矢志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夜以繼日,揮毫寫下《論語別裁》等數十部系列作品,其中有一部分為學生整理的先生講學記錄。與此同時,先生整理出版了與袁煥仙老師合著《維摩精舍叢書》《定慧初修》等。

南懷瑾近年長住江蘇省吳江市,在自己創立的太湖大學堂講課傳道。2012年下半年,南懷瑾和弟子商量是否記錄自己的生平,“這動作是前所未有的,以前有弟子要為南老記錄,或寫傳記,都被拒絕”,“應該是南老知道時間到了,要求弟子一一記錄自己的故事”。9月29日下午,南懷瑾先生在蘇州太湖大學堂去世,終年95歲。

他活著的時候,以質樸的道德、無礙的智慧、高尚的人格影響了他的朋友、學生以及無數的讀者。現在他離開了,他的作品和“欲為天心喚夢醒”的高尚情懷同樣也會影響到更多的人。他所留下的足跡與論著,也成為現代儒生的精神遺囑,永留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