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識法相觀

南師唯識法相的修止觀的方法

 

我們每一個人生命帶來的種子所發的那個異熟習氣、等流習氣不同,不一樣。不一樣就是不一樣,那個電視上講的,沒有辦法。這個就是我們的種性。那麼,到底為什麼態度不一樣、神氣不一樣、講話不一樣呢?這是阿賴耶識的表相,唯識學的名詞叫作“相分”,這一部分不同,現象不同。

“見分”來了,“見分恒取此為境故。”“見分”跟“相分”記得啊。我們第八阿賴耶識這個心的作用有“四分”,四個部分:相分、見分、證分、證自證分。

所以你們學禪宗,年輕人講悟道,開悟了,什麼叫開悟了?大家說:哎呀,“雲淡風清”啊……“青蛙跳井”啊……悟了、悟了……看到花悟了,呵,那真誤了,耽誤了,不是大徹大悟的悟。

 

你修行縱然達到清淨無念的境界還是“相分”,不是“見分”。我們這個相分—什麼是相分呢?我們諸位體會啊,學佛法唯識,慢慢體會進去了,你可以研究佛學了。現在諸位坐在這裡,我在講話,你們的精神都在注意我的講話,注意這個道理,眼睛精神都在注意前面,這個是相分。現在諸位想想看,當你注意我在前面講話的這個道理,你的內心上有個知道:嗯,這個道理對……不對?對不對?那個是見分,懂了沒有?那個是見分。你看著前面……這是相分的作用,所以我們眼睛能夠看、耳朵能夠聽、身體能夠感覺,這是第八阿賴耶識的相分。見分呢,我們知道自己:哎呀,這個對、這個不對。這是見分。

 

譬如你們諸位年輕的同學,天天坐在禪堂裡修禪定,感覺到:哎喲,我最討厭……你們經常問我:“老師啊,我最痛苦了,這個思想停不了啊?”你們都是這個問題,對不對?你那個思想往來停不掉,那個是相分;你知道自己:哎呀,好討厭,我這個思想怎麼……那是見分!它不在那個思想上嘛,對不對?是不是這樣?你們同學想想看。

 

所以,叫你修道只管見分不管相分呀,懂了吧!?

 

再告訴你們,你們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不管佛陀阿彌、阿彌陀佛都可以,倒轉來陀,這樣陀過來陀過去,阿彌陀佛、陀佛……隨便你們陀吧,陀佛、陀佛、陀佛……念得快的時候,這一念就是相分,你知道自己我現在在陀佛、陀佛、陀佛……這是見分,懂了吧?修行要在見分上修。

 

哎,今天晚上我是傳的密宗啊,真的,不是給你們講笑話。你要去學密宗,這一點給你指出來,不曉得要你磕多少頭啊,拿多少供養,多誠懇,才告訴你。這是見分。

 

那麼,你見分懂了,見道了沒有?不見得,你從此可以曉得修持之路,所以不要被相分騙去了,你只修見分。你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自己的見分知道自己在阿彌陀佛,念念清楚,那個見分就是道的根本,知道了見分可以開始修了。

 

結果你們坐在那裡修了半天:“哎呀,老師呀,氣脈動了……哎呀,任督二脈通不過。”那個相分的相分,你理它幹什麼呀!?這四大本空,你不要理它,管它呢,它痛就痛嘛。你知道自己:哎喲,我現在頭痛—那個見分沒有頭痛啊,你何必被相分騙去了!懂了吧,就不要著相了。

 

你說:“哎喲,牙齒痛……阿彌陀佛,牙齒痛……阿彌陀佛,牙齒痛……”你自己還有知道:“耶,哈哈,我很好玩,又曉得牙齒痛,又曉得念佛。”對不對?那個是見分!它也不痛,它也沒有在念,懂了吧?這聽懂沒有?聽懂了拿紅包來。如果聽不懂我多冤枉啊,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告訴你們,你看把我這個東西……就白花了。

 

見分懂了吧?相分都懂了沒有?不懂的舉手哦。這次說下來要全體懂,我就高興了,那我就要送你們紅包了。

 

聽嘛,聽這個幹什麼嘛?家裡都有事,浪費時間,看電影都比這個多好看,何必到這來受著個罪呀!相分、見分懂了吧?修行以見分起修,不管相分。

 

哦,看到光了,哎喲,知道過去、未來了,算什麼?有些朋友好奇的,一天到黑問我:哎呀,有神通了。見個鬼,什麼神通?神通都是相分。

 

什麼叫神通?是你神經,真的神經哦。你生理因為靜坐下來,那個氣機到達了—就是身上有電,電能到達了眼神經後腦那個視覺神經,在那裡刺激了,所以坐起來:哎喲,看到些影像。結果呀,你忘記了“見分”,跟著影像去跑了。結果:我看到……哎呀……然後說出來……對了,有時候說得蠻准,小事一定準,大事包你不准。大事都給你准了的話,那世界上有神通的人多得很。打仗,國防經費都不需要了,找個有神通的人坐在那裡打仗就可以了。不可能的,無此事!

 

你再說嘛,神通最大總大不過於釋迦牟尼佛吧?釋迦牟尼佛自己當時在生得時候,看到自己的國家受人家的欺負,他考慮了七天,頭痛了七天,那是真頭痛啊,怎麼辦?其實他自己不講佛法了,把軍服穿上,自己來作國王,把人家打退—他曉得這樣可以統一世界,又怎麼辦?救得了眾生嗎?考慮結果:不管,我要救眾生,不是為了自己一個地方,所以頭痛了七天。

 

他的神通那麼大,他怎麼不打坐坐在那裡,吐一口水“呸!”把敵人統統淹死了,多好呢?哈,他怎麼不用這個神通呢,我問你?上帝那麼大的本事怎麼不把世界上的魔鬼消滅了?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他怎麼不來救這個?沒有辦法!中間還有個菩薩擋住的—大勢至菩薩。那個大勢所到,觀音菩薩是站在對面,觀音菩薩是要聽從大慈大悲走的,阿彌陀佛這邊是大勢至菩薩,說:老兄,不行。他就不動了,這個大勢所趨有什麼辦法。要懂這個。

 

所以,那些都不是神通,那都是相分,你著相了,不是神通,叫什麼?神通的老弟,第二號—神經,所以不要著迷了。你們一天到晚這樣那樣的……一天到晚問我這樣,老實講,我看到你真想打你三百板屁股,昏頭昏腦,沒有知識,喜歡入迷。相分、見分要懂,修行是見分去修。

 

但是,“見分”修到了,你悟道了沒有?沒有。要“證分”,“見”也空、“相”也空、空也空,這個時候—證道,就是“證分”。

 

證分到了對不對呢?哎,小心,誰說你這個證分證道了?佛也走了,不在這裡,彌勒菩薩還沒有來,龍樹菩薩、馬鳴菩薩、觀世音都不在。你自己證到了,認為對不對呢?求誰來給你證明一下呢?你只有求自己—“證自證分”,還要求證。

 

求證以後,真悟了道,見了道,三明六通的神通有沒有?一定有。話說回來,剛才我罵了半天神通,那是真的,真正的神通是大智慧成就,還是唯心所造的。所以證到了道的人,你證得對不對?後面還有個作用,叫證自證分,證到自己所證到的,這個才是真的到了。

 

換句話,你們念佛,有些同學,今天這個同學問我,這個同學很用功哇。下午,同學們跟我做事的看到,都可憐老師,“老師你好可憐啊,真的,一分鐘都沒有空過。”我說:“我哪一天有一分鐘空過呀?”因為他們看到有客人來,這件事、那件事……就是沒有一分鐘的空。那麼,中間有個同學,好久不見了,他跑來。我問他怎麼樣?好久不見他了,好像有事要問我,站了半天,站那裡,他看我有事嘛。我一看,(我)沒得神通,那就是鬼通,我曉得他站在那裡等我,一定有事。我說:“來來,有事你不要客氣。”他說:“有。”我說:“你有什麼事?坐下來。”“有個問題請教。”我說:“快點快點說吧,我沒有時間。”他說:“念佛念到現在,啊……,我現在念佛啊,念念……,一心不亂。可一心不亂當中啊,有個講不出來的,啊……,非常好,非常好,我也不曉得怎麼講?”我聽了半天,我說:“你問我什麼問題啊?”“啊……這個不曉得怎麼講?”我說:“你不會講,我替你講好不好?”他說:“好嘛老師,你給我講。”我說:“你現在念佛,念得很好,專一,然後專一後,啊,有個清淨啊,這個清淨好啊,雖然曉得清淨嘛,有時佛還在念,是不是這樣?”他說:“是呀!老師,你講得對啊!”我說:“你看你,你問我問題,講不出來還要我講,我是自問自答了,哈,那我就自問自答。好,你看,我現在代表你,念佛,念念,念得好哇好,啊,那個好啊,啊,清淨啊!不要講清淨了,就是講不出來的那個,對不對?”“對。”“好,你同時知道有個念佛,也有個很妙、很好的,對不對?”“對。”我說:“三個了。”他愣住了。“對對對。”你說這不是三個心嗎?一個念佛,又知道這個念佛的境界好清淨、好妙,不是兩個了嗎?你又知道這兩個的,這不是三個了嗎?對不對?你們聽懂了嗎?我說:“你啊,怎麼搞的?你也跟我那麼多年了,聽課也常常來。雖然工作忙呀,被派出去—這不就是見分嘛!你不要管那個清淨不清淨,那個相分都不要管,你一念,你自己知道:哎,這個境界好。這個有什麼稀奇呢?不過還是見分。再念下去,更進一步再來問我。”我說:“好了,你走吧,有事情再過來。”就是這麼一件事,那麼簡單。

 

現在講到這“四分”,自己必須要把它搞清楚。換句話,你們懂了這個,自己念佛、修行很好嘛,每個都曉得自己走路了。

 

那麼有些同學講,我打起坐來呀念佛,就是想睡覺,昏沉。笨!還要問老師?你問老師,我一定叫你:不准昏沉!你有什麼辦法?只好把自己眼睛睜開,痛苦死了。好笨哦!上去要昏沉你就睡你的覺嘛,我裝著看不見就好了嘛。還要問?問了我不打你怎麼辦呢,就對不起他了,他不睡覺你在睡覺,我當然要打你了。你不要問我啊,我上來也裝起,開隻眼閉隻眼看不見,讓你坐在那裡睡。你怎麼那麼笨?你一邊坐起來在睡覺,你一邊知道自己:“格老子,我現在腦子昏沉,迷迷糊糊,怎麼要睡耶。”那個見分沒有睡呀!懂了沒有!笨傢伙,哈哈。修行是找那個見分,不管那個相分。

 

那麼你說:我怎麼會睡覺呢?這是生理的作用,或者你睡眠不夠,或者營養不良,或者體能剛剛勞動了,它需要睡覺一下。如果你懂了這個道理,你睡覺我決不打你香板,因為你懂了見分。哦,你雖然在睡,你一定知道:“我現在怎麼老是在睡?”而且睡的時候老師過來你也知道:“糟糕,不要給老師看見。”那個見分不是很清楚地在那裡?哪裡在昏沉嘛!好笨啊,覺都沒有本事睡。

 

今天我是傳大法你以為我是跟你們講笑話?你們要學佛學密宗啊,我告訴你,學四十年以後,上師才肯傳給你。我今天傳給你的這個是什麼東西,你們知道嗎?真是喲,在密宗講是“見道分的大手印”。

 

但是我不管,我公開給你講,這是佛法嘛,沒有什麼叫作秘密的。這個道理懂了,你們可以修行了。然後你也可以有資格打起坐來睡覺,你一邊睡覺,你那個不睡—知道自己在睡覺的那個見分它沒有在睡覺,懂了吧?這個睡覺是外相,外相睡得好……而且有些同學,笨同學問我,他好笨哦:“老師呀,我昨天老是昏沉睡覺。”我說你讓它睡嘛。他又沒有這個膽,好像心裡想:哎呀,老師在挖苦我,看我不起地答覆我。我講的是真話,怎麼是真話呢?你坐起就睡覺,可見你的覺睡得不夠。格老子,讓你睡三天三夜,睡夠了看你怎麼樣,你想睡都睡不著了,那個時候你就接著問了:“老師,我怎麼睡不著了呢?”(眾笑)好笨啊,怎麼樣修行哦!修行是見地難啊,見道難,抓住見分開始修。

 

今天這個法門叫什麼—唯識觀。真的喲,修唯識法相觀,差不多幾百年來失傳了。我現在告訴你們,這就是唯識法相的修止觀的方法。你們懂了吧?要尊重這個法門哦!別處聽不到了,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哎,真的啊,很嚴重啊。但是到了你們嘴裡告訴別人就變相了,哈,就變了樣子呢,就不對了。所以好好自己去修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