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師灌頂之後,修不修在你

 

(首愚法師於2018年08月23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二支香開示)

 

過去一些老參,有機會讓南上師灌頂,上師灌頂之後,修不修在你,因為南老師不可能帶我們用功,他事情那麼忙。1979年1月3號後,我來親近南老師,那時我們白天修法,晚上聽南老師的課。白天修法共修,沒有對外,就是一些已在南師身邊的,加上我們大乘學社幾個出家眾,我當維那,所以我這個罄已經敲了39年了。

到了1980年我們創辦十方叢林書院,才有我整理的準提法的簡軌。大概那個時候,十方叢林書院共修準提法的事宜,都是我在負責,告訴新來的儀軌,寒假暑假專修準提法也是我親自帶的。

聞喜師,你是在南老師在臺北的時候,就來了嗎?老師離開的前兩年,你就來了,那你是老資格了。德修師呢?德修師好像比較慢,老師離開以後才來的。當然,在座的還有一些老參,像林美麗啊。對了,我們這裡有一對夫妻是南老師的學生,今天沒有看到。還有朱老師是南老師離開才來的。

那麼你想,南老師1985年離開臺灣,33年了,我這個罄也打了39年了。1984年農曆過年前十一周,南老師在11樓傳十三周的準提法,罄是我一個人打的,鼓是另幾位法師輪流打的,我坐的位置就在敲板的那個地方。

到了農曆過年那個七,人好多啊!南老師就把我找到中間的位置,這一排正中間的地方。那陣子南老師講到正核心的地方,重感冒了,我也重感冒,老師依然講,我依然敲罄。這過年前後,總共十三周,三個月,南老師的開示記錄出來就是《準提圓通》,這一本書。

南老師在這個地方說法有五年半,之前在大乘學社一年,總共六年半。我們十一樓禪堂,最早的是坐西朝東,就是現在掛南老師的照片那裡,以前是南老師的講座,後來南老師調了過來,改成現在這個坐東朝西的方向,改了以後一直到現在,我們都沒有改過。還有以前,這個中間沒有隔屏的,整個十一樓左右兩邊南北通透的。現在北邊我們把它隔成一排當做男眾寮房。南老師打七基本上都在十一樓這裡,在這邊南老師打過太多的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