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障要消除,是需要福德、功德的

 

(首愚法師2018年08月23日十方禪林台北道場盂蘭盆法會下午第一支香開示)

 

上午提到《了凡四訓》,從明末經過滿清到現在,應該是這四五百年來,佛教界不曾在出現這麼一種大眾化、普及化,也可以說是社會各個階層都需要,在克己修善上影響力這麼大的書。這本書袁了凡告誡他兒子做一個人最基本應有的修養,所以袁了凡當然是一個好父親,是一個好的佛教徒,也是一個好的官員,是一個整個社會的一個楷模、好榜樣。

《了凡四訓》這本書,文字並不是很深,但是意義很深遠。同時《了凡四訓》也沒有太多的佛學理論基礎,可以說是一本平鋪直敘的書,純粹只是袁了凡寫給他兒子,告誡他兒子怎麼做好一個人,他當時也沒有想到會出版。做好一個人要懂得要改造自己的命運,所以袁了凡把他自己改造命運的經驗、經歷很如實的寫出來了。

雲谷禪師也沒有告訴他很高深的佛學理論,只是教袁了凡念準提咒。雖然是沒有很高深的佛學理論,但是這句準提神咒,給了袁了凡一個生命的方向、目標,等於龍樹菩薩講的,「寂靜心常誦,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這是改造命運的關鍵地方。一個人這咒念的很專注,念的如理如法,心就安了,報身就轉化了,所以從原來的短命轉長壽了,原來沒有後代,有後代了,功業也增進了,一切都改變,大改變。

袁了凡靠的是什麼啊?他相信雲谷禪師,所以很認真的持誦準提神咒,依教奉行。雲谷禪師讓他日行一善,日行一善等於在培養福德資糧。有一次他發願要做十萬件善事,後來一看,發現不太可能,做不到。這個時候,他負責管理的這個地方鬧饑荒了,眼看這些老百姓都要賣兒賣女,要妻離子散了。於是,他向當時的朝廷請願,一次又一次,最後總算得到中央的許可,所有的稅金賦稅全免了。救了多少人啊?就這一件事,他的功德全滿了。這不是一個當好官的典範嗎?

我們不管出家在家,學佛總是希望消業障,消業障就是改造命運,業障不消,命運怎麼改啊?改不了的。袁了凡被鐵板神算孔先生算得沒有人生的希望了,沒有向上提升的這種鬥志了,等於灰了心,把他心都算死了。所以在雲谷禪師那邊一坐三天三夜沒有動過念頭,雲谷禪師還以為這個人修道境界很高。所以等他下座之後就問他:「你修什麼法啊?」他說:「我哪裡有修什麼法啊?我只是心灰意冷了。」

這是凡夫的心理,佛法不是這樣的。佛法,命由我造,我們自己的命運,自己可以創造,可以改造的。這是最現實不過了。鐵板神算孔先生幫他算的,之前一一都驗證到了,他當然沒有妄想了,再努力也是這樣了,等於向命運低頭了。雲谷禪師這一點化他,引起他對生命生活的一種高度的追求,由消極變為積極。

各位,這個很重要哦!一個人如果沒有什麼志氣,萎靡不振,生活太灰色了,這非常可怕的。哀大莫過於心死,這顆心啊,死掉了,對人生不存任何的妄想,固然沒有妄想,但是也沒有向上提升的積極性了,對自己生命提升的鬥志也沒有了,那太可悲了。所以這就是親近善知識的重要。雲谷禪師這一點,他整個活過來了,醒過來了,這個就是社會上所需要的。

我們身為一個佛門弟子,難道不是這樣嗎?也是要改造自己命運啊!改造命運,業障不消除,怎麼改造啊?業障要消除,是需要福德、功德的,在菩薩行、功夫方面,要有善巧方便。

那麼袁了凡就得到雲谷禪師這麼寶貴的指導,袁了凡如果沒有碰到雲谷禪師,他這一生就完蛋了,的確會遭遇到孔先生所講的短命、沒有後代,整個生命就萎縮了。

尤其我們佛教的宇宙人生觀,我們的生命是生生世世盡未來際的,有三世因果,過去已經有無量的過去,未來還有無量的未來,這一念可以通三世,一念萬年,萬年一念,所以有所謂「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刹境,自他不隔於毫端」,這是華嚴法界觀,講得非常如實的。這是袁了凡的福報來了,碰到明師了,明師指引了,整個生命活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