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禪林的創建緣起與目標

我離開參學了六年半的佛光山佛學院,來到台北親近南老師。當年,我在閉關日記中經常提到,想建一處十方叢林,於是南上師就幫我命名為“十方禪林”。

 

南上師對我說:“你既然想要建叢林,就要寫十方禪林籌建緣起文”。我親自寫了一篇呈給南上師,南上師看後說,“你這樣寫力量不夠,我幫你重新寫好了。”於是有了十方禪林籌建緣起文。

 

從1979年我就開始籌建十方禪林,有人捐土地,有人捐錢,非常熱心。南上師也帶我看了好幾個地方。起初是我和台灣中部的幾位護法,像張慶源老師、林志文居士,還有洪文亮醫師,他懂風水的,他們幫忙找,看好了,我再過去看,最後請南上師定奪。

 

我們首先到南部去,沒有看上,在中部看了兩塊地,南上師剛走到入山的山口,就搖搖頭說:“從智法師,有土就是地。”我聽了一頭霧水。他說,“這是火形山,尖尖的,沒有地。”南老師對地理很內行的,他說這底下不會有地的,火形山很容易發生泥石流。老人家內行得不得了,他沒有進去,在外面一看就說不用進去了。

 

他原本要找台東某處,那裡清涼,但在那裡找了兩、三年,我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因緣如此。

 

到了1985年,南上師離開台北的那一年,過年前南上師帶我們專修十一個禮拜的準提法。年後,從初二到元宵節又修了兩個禮拜,總共十三週,南上師的開示記錄整理出來,就是那本《心月孤懸吞萬象》。

 

之後,農曆十五、十六這兩天恰好是禮拜天,南上師在台北正式對外結緣灌頂,當時把十一樓擠得滿滿的。

 

這兩天的結緣灌頂之後,我們就找到了新竹峨眉這塊地,是中台山惟覺法師帶我們去的。我們拿航拍圖給南上師看,南上師看了說:“這塊地成形了,可以了,不要再找了,把它買下就是了。”

 

同淨蘭若,我出家的那個小廟,修建高速公路時被徵收,賠償了二千六百多萬。可惜晚了點,如果提前兩、三年拿到賠償款,大概這個半島我就可以拿下來了,當時便宜。

 

十方禪林是南上師幫我們篩選的一塊寶地,我們建設十方禪林不僅是為了弘揚準提法,也是為了弘揚禪淨律密,弘揚佛陀正法正教。幾十年來,這道場是我一磬一磬敲出來的,歷盡艱辛。

 

從台北開始,每年寒假暑假,我都帶領十方叢林書院的學員修準提法。之後,到大陸、美國、東南亞等地弘法,這磬從1979年一直敲到現在,如今已經敲了快四十年了。

 

希望十方禪林的建設願景早日完全實現,為後來的求法者提供一個真修實證的道場,為弘揚佛陀正法培養出更多的法將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