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開示(三)首愚師父

我們學習茶道,要懂茶,但不要被茶綁住。一個真正的修行人,正如六祖接引惠明禪師的名言:「不思善,不思惡,正那麼時,哪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好的不執著,壞的不執著,好的茶可以喝,沒有茶,白開水一樣喝的很歡喜,不會去貪戀它,不會去執著它;我們要懂得用它,而不被它所用。

 

對茶也要像《金剛經》最重要的一句話,「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維摩詰經》的名言:「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善能分別諸法相」,對茶的好好壞壞,要清清楚楚;「於第一義而不動」,內心是自淨其意、乾乾淨淨的;內心永遠是六祖的禪宗三綱。

 

人修行至爐火純青,於相離相,不著相。懂得茶,懂得用茶,對身心有所幫助,從有所住到應無所住,你這樣算是禪茶一味、茶禪一味了。

 

你如果喜歡茶,喜歡喝茶,而且非好茶不喝,那就完蛋了;喜歡茶,喜歡茶器,喜歡過頭那就是貪戀,貪戀本身就已經顛倒了。

 

所以:「猶如蓮華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禪宗祖師的兩句名言:「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竹密不妨流水過」,雖然竹子的縫隙很密,流水照樣順著縫隙川流不息;「山高豈礙白雲飛」,山再高,白雲照樣飄過去。

 

再好的東西,一樣可以超越它,我們修行要能夠超越,不被好壞所綁,而且,再好的東西,再根深蒂固的東西,還是無所著,總是通暢無阻。懂,當然要懂,不懂叫做無知,懂了,就要超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