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7月刻骨銘心三十三次關期迎來三十三觀音護十方(釋首愚)

 

 

一、緣起甚深見法身,多生累劫苦修証;

  廣參普弘集資糧,甚深緣起普賢行。

(一)出家緣起

余於民國五十八年(一九六九年)軍中服兵役第三年,因閱讀六祖壇經有省而發願出家修行,發心弘揚正法正教。民國五十九年二月初退伍返鄉就業。

(二)出家之參學

一年後,參學於台中慈明寺,親近歸依師父聖印老法師三個月;又至南投水里蓮因寺,親近當代律學長老懺雲老法師一個月;旋至台北新店同淨蘭若,親近恩師仁公上人,上人特別講授「勸發菩提心論」,是年農曆九月十五日依止俊長老與善長老剃度出家。

(三)沙彌時期所研讀之經、律、論佛學典籍

民國六十年出家之後,除了細參六祖壇經,同時研讀楞嚴經二十五圓通修證之理事,尤其獨鍾觀世音菩薩耳門圓照三昧,暨耳根圓通修證次第及讀誦華嚴經普賢行願品、藥師經、地藏經與太虛大師全書、妙雲集等。

(四)佛光山佛學院期間參與懷師禪七及五次般舟關

民國六十一年九月就讀佛光山東方佛教學院高級部一年,授三壇大戒於屏東東山寺。翌年考入佛光山叢林大學院唯識學系就讀四年,爾後任男眾部糾察一年。

就讀佛學院第三年,即民國六十三年秋天,懷師應院長星雲大師邀請至叢林大學院演講「禪宗叢林制度與中國社會」,事隔四、五個月,即六十四年初,一月二十七日 至二月二日,懷師於佛光山大悲殿主持禪七,此次禪七余終於找到心目中想找的禪師,懷師詩云:「尋僧偶爾入山行,青磬紅魚未了情,綠竹還隨人意思,吟風來伴讀經聲。」似乎懷師也找到他要找的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