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愛見之害及其對治法

有情在愛中熏習久了,對心對境便會數數分別、計度、耽着,而視為非空。空,本是對治一切情愛、一情見的,在空的撤照中,這些決不能存在o世間生活的本質││有染,出世生活的本質││空淨,眾生在有染中滯久了,根本就想不到轉向空淨。愛,表面看,像是一種最大的慰藉着落,人之求愛就是求慰籍、求着落,觀念一味向這上面流注,一聞到空就會大驚失色。眾生的個性無論怎棕變化,總跳不出愛的圈套,而且是愈變而愛性愈強,所以對於空理也愈討厭。經論上說;天人喜歡聞有而怖空,即是這種心境的寫實。愛是教人抓緊一切,空是教人放下一切,由於人一向抓緊著一切,所以突然聽到教他放下一切,就會立刻感到驚愕無措。這就同一群小孩圍在一起作泥人,正玩得起勁時,一下子被人踢爛了,倒在地上哭得攆來滾去一樣。從諸法無自性上觀察,本是現成的真理,祇因一個愛字障了自己,就無暇體認這種真理。世間上津津樂道的「有」與「生」,其根源就是愛,這正是緣起流轉中的動力。由於人被愛惑的太久了,一切問題都要拉到(我)愛上來講,且這便是使一切問題更複雜\更惡化的主因。人類不能從空淨中獲得其實受用也還在這襄。

愛,不但障空,且能障悲。對自我處處護惜稱為愛,對他人處處體貼叫做悲o情私之愛本是一局限性,局限於我、我所的專切上,有時雖也起點愛人之心,但想到愛人必須損己,這點愛心立刻就縮回頭了。愛,總想使我、我所多享點蹺,最怕的是受苦;悲,總想使我、我所多受點苦,最怕的是享樂。二者的要求、傾向如此懸殊,恰好是敵體相反。以我為根而起的愛,無論怎樣也忘不了我,因此悲就無法生根了。世間法多說愛少說悲,無意中就顯示出這條根通在我上。世問道德的局限性歧視牲就通在這條根上。從我而起的愛,結果總是回歸到我上,回歸到我上即是回歸到情私上,這樣,人性還談到開展、擴充嗎?佛法所說的悲,第一步就在蕩盡情私,情私蕩盡了說決不會回歸到我上,最高的人之覺性就是由此( 與智相應〉漸顯漸證的。忘不了我愛則忘不了情私,與忘不了情私之人而談悲,他怎能聽得進呢?有人從愛與悲的一分相似上,說愛擴大了即可學悲行悲,殊不知不制愛決不能學悲,不斷愛決不能行悲,因為愛一湧上來悲當下就被衛散了的。純以我、我所為中心的愛,不管講得多麼動聽、甜蜜,潤大結果總是縮回到自我自家上;也叫人儘量向這襄安頓。斷不得我愛的大都如此。愛,看來多情而實際卻最無情,扼殺悲心的首先是它呀!

貪愛一味底熾盛了,與其相應的慳、誑憍等,也就增長起來。慳,是由愛的指使將已得之物儘力執持蓄藏,誑是由愛表現於行為土的矯情欺惑;憍,是由愛經自身所起的一切染者倨傲。除了這些,與愛相應的煩惱還多,經論裏有說明,請參閱。從愛而生起的這些煩惱,欲界人類表現最強烈,人對人無真幫助,無老實話,無親和感,全是這些在內心作祟,要摧破這些必自治愛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