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愛見之害及其對治法

 

論愛見之害及其對治法例(中)

我愛後有愛,直約生命當體說,與生命相對的是境界,因愛生命也就愛境界。通常說「境界愛」’是指人們臨終時對眷屬家財等愛者而言,其實,人平時就愛些的,不過臨路終時留戀更重。境界,小而言之,單指物質,大而言之人亦攝在裏面。從我與物相對的關係者,我依賴物的地方多,物依賴我的地方少,我必須依賴物才活得下去,而且要依賴更多的物才活得痛快,因此,我對物就非常愛看。從我與人相對的關係看,我依賴人的地方非常多,人依賴我的地方也很多;彼此在相互依賴中,自然就結下了愛著之情。男女相愛就是這樣。離不開物而活的有情,非常重物,有的甚至在極端激惱中而以我殉物,這因為他將物看得比我更重要,喪失了最愛的物我也就不想活了。境界上所有的無窮之物,許多都能引起有情的無窮之欲,人難以忘物而息欲即由於此。有了境則必有物(專約有為有漏說),物是遍於一切境的,心是攀緣一切境的,因此,當吾人心體未破除境界愛之前,就必然會愛著於物。我,被物蓋覆住了,物在我中的勢力就強起來,於是,它便會串、編織而演飾出奇麗無厭的印象以撩誘我。物,佛法稱為「外相」。有惰的妄分別,不外二因:一、「外相」;二、「心習氣」。由外相引起心習氣,由心習氣緣慮外相,二者是交互影響的。當外相深入於心熏成種種種子後,心就被種子塞滿了;;這些種子愛的成分最多,因此,這些一種子一現形當下說貪著外相。由於外相所熏成的種子雜多、深固,所以說境界愛就很難破除了。

有情離不開外相而生活,五境都是外相,這是五根前對所取的。五根離不開意根,眾生的意根是一切貪欲之源,其貪欲是絕無底止的,五根在意根的熏染下,貪著五揖當然亦無底止了。根的特徵││求快樂,尤其是五根求樂的衛動最強,五境是五根求樂的對象,在根境的相涉相入中,根對境的滋味領略得非常深刻,意根將五根所得的美的印象完全攝取過來,作為個別或具體的回味體戀,總覺得其味無窮,其樂無盡,於是意根就越發唆使五根貪著五境了。「渴愛得物,如火無厭,為愛義」(了本生死經)。這是根貪著境的實情,通心通境的根,特別愛著於境,由著境而貪心惑亂,這即是眾生的無明所在。

五境中,有情最愛的是色境,這,主要約男女色說。男女色(境)比之於聲等四境,其相貌、情態等等,都顯得非常艷熾、動人,所以有情特別愛著。欲界一詞,多半是由男女愛而施設的,男女由愛著而繁衍,欲界的一切才顯得更熱鬧、更熱惱。因此,應該說男女愛是欲界的總動力。這種愛生理一成熟了,自然就活躍起來,儒家說這是為(本)「性」,佛怯說這是無始習性,有情許多知識不學不知,惟有這不學自知,由此足證是無始習性。人類由家庭的擴張、分佈而成為國族;由國族的擴張、分佈而成為世界,其根本就在於男女。依世俗說,男女經過正常手續而結為夫婦,這是合情合理的。佛法於順俗邊也這樣說。戒律上稱在家者為「食家」,意思是說在家人多半是靠著男女淫欲而過活的。這種生活就同搓繩一樣,這根繩越搓越長越縛越緊,結果,彼此相縛得難分難解。淫欲的特性:愛新愛異,男女間姿色一衰情感一變了,碰上另一個鮮艷的魅力,就會立刻棄舊迎新。「世問所有的快樂也抵消不了由愛情所生的痛苦」!這句話將愛情的內幕全揭穿了。

欲界比上二界的煩惱更多更重,最明顯的是貪與瞋,單就貪說,欲界的「欲貪」最重。上二界的貪偏於著定,僅是向內轉的,欲界的貪內而著身(心),外而看境,是內外俱轉的。由貪身而貪境的欲界有情,對於欲貪中的色欲非常酷愛,一被這吸住了,就像螞蟻墮入糖缸一樣,決逃脫不了的。人類的許多染污、紛爭,多半是欲貪與色欲引起的,世間上講禮義講廉恥,主要是為了對治這些。但因世間離不了這些,所以儘管在講,依舊在一揚一抑中遷就討活。這見出世間對它決無可奈何。

欲重苦亦重的欲界,欲與苦可說相等。從男女耽著色欲的深一層的意願觀察,是希望藉彼此的結合相助而減輕痛苦。就世問現象看,苦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人對於苦的反應最敏銳,因此,避苦求樂的觀念特別殷切。常人總覺得由男女構成家庭,便能避苦得樂,至少也會減低痛苦,事實上一建立了家庭,情感衝突固然難免,即白首偕老,現在也有說不出未來也有說不盡的大苦。有情本因避苦而求樂,到頭來卻因樂而造苦,人類的理智在這一晨還貧薄得很哩!

色欲,大小乘一致嚴禁,小乘特重出家,宗旨在離色欲。大乘須從制色欲及無明著手,定智才會澄寂圓明。色欲的根本過患:破寂靜,增染著這是清淨的大障。以故,特重清淨的大乘者,莫不呵棄色欲。(菩薩)「無時暫起愛心、慳心」,趣向、隨順而深入於法性的菩薩,其「愛心」的確「無時暫起」的,如此便能不著於色欲了。有的眾生界、定工夫很深,艷熾的色境一現前,立刻便被破壞了,還是缺乏慧性、志性之故。所以,對治色欲,除了三學並重,更須特重志性,才能滅絕這個惡魔。否則,便終竟「為愛奴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