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pa no essay scholarships essay on frederick douglass narrative english essays online college pressures essay impact of media on young generation essay

首頁

活動資訊

關懷弱勢 送愛偏鄉(十方禪林 端午濟貧專案)

「勿忘世上苦人多,濟世利他重實行」。

暑氣漸增,新冠肺炎疫情急遽升溫,除珍愛自己妥善防疫外,也讓我們一同關心生活困難的低收入戶、獨居老人、身心障礙者….等因緣不濟的弱勢族群,將您的愛心與關懷,送至偏鄉,幫忙度過疫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中華十方準提學會今年依慣例舉辦『端午節』愛心活動,經鄉公所協助調查區域之生活困頓之貧戶,由道場委託鄉公所代為關懷並資助生活津貼。

發放區域:七星村,峨眉村,富興村,石井村,中盛村

 歡迎諸位大德共襄盛舉,百元不嫌少,踴躍捐獻關懷公益金, 敬請各位大德慷慨解囊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功德無量。

捐款帳戶 第一銀行信義分行 戶名:社團法人中華十方準提學會 帳號:162-10-049505 (捐款請備註姓名),如用ATM轉帳請來電告知帳號末四碼(電話:02-23923100)未具名與提供末四碼者,名稱將以三寶弟子公告徵信。

於專案活動完成後於十方禪林網站與雜誌公告 芳名錄 謝謝

關懷弱勢 送愛偏鄉(端午濟貧專案)

疫情蔓延全球、台灣情勢嚴峻,
十方禪林與中華十方準提學會,共同發起廣大清淨願力,
籲請同參道友、善信法友,參與持誦準提咒,祈願回向:
疫情淨除,國泰民安,悉皆滿願,吉祥圓滿。
七俱胝佛母所說準提陀羅尼

南 無 • 颯 哆 喃 • 三 藐 三 菩 駝 • 俱 胝 喃
怛 姪 他
嗡 • 折 隸 • 主 隸 • 準 提 • 莎 訶
嗡 • 部 林
◎ 大眾各各發心,自訂每日持誦次數。
◎ 每日透過 Google 表單登錄,累計個人數目、總計大眾數目。
◎ 請至以下報名網頁,
https://reurl.cc/mqajY1

以手機門號查詢合計持咒總數
https://www.tendbc.net/?page_id=6193

◎ 個人每日回向
我們將在每週週一、週五的 16:00
整理各位登記回向的對象、列印出來,
交由常住法師,於當天晚課回向。
◎ 盂蘭盆法會總回向
我們將在農曆七月盂蘭盆法會時,
由首愚大和尚親自主法,進行總回向。
主辦單位:十方禪林 🙏 社團法人中華十方準提學會 🙏

 

護國息災 • 共持滿願準提咒

幸隨佛足跡 —《阿含經》選讀

葉柏樑老師講授

 課程介紹

讀阿含讓人有如追隨釋迦大覺者身後,隱側在他的諸賢聖弟子邊,見習中生起無比景仰的幸運感。

由於《四阿含經》裡隨處閃著觸人身心眼目的寶光,本課程將以隨機方式摘取文段,希望藉其中鮮明的行持意象及喻趣臨場的生動性,大家一起觸發敏利的修學神經,同嚐理由事顯、教條化為經驗的如實法味。

本課程開放試聽一堂,欲試聽的朋友,請於報名時先向執事人員告知。

為防範疫情,上課同學敬請配帶口罩,並配合酒精消毒及測量體溫。

‖開課日期:2021年6月09日

‖上課時間:每週三/ 晚上19:30~ 21:20

‖場地費用:2,000元(12堂/一期)

‖報名電話:02-2392-3100文教組

‖上課地址:台北市信義路二段271號12樓

‖上課樓層請洽12樓櫃台

‖交 通:捷運東門站7號出口

 

新班招生 幸隨佛足跡 —《阿含經》選讀

Loading...
» 查看詳情 «

最新文章

佛的兒子要靠誰? 南懷瑾老師:《增壹阿含經》卷第七,安般品第十七,佛教他公子安般守意的方法:爾時世尊作是教已,便捨而去,還詣靜室。佛也是肉體之身,需要休息的。是時尊者羅雲復作是念:今云何修行安般,除去愁憂無有諸想?是時羅雲即從座起,便往世尊所。私情上他們是父子;教儀上,也是弟子之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為什麼一面坐?因為佛在打坐休息,所以行了禮後,坐在旁邊等著。須臾,過一陣子,佛出定了,下坐,羅雲退坐,趕快去問父親:云何修行安般,除去愁憂無有諸想,獲大果報,得甘露味。 世尊回答說:善哉!善哉!羅雲,汝乃能於如來前,而師子吼問如此義。你現在問我這樣大的修行問題。汝今羅雲,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具分別說。這裡有四個字要注意:善思念之,意思是說,你懂了以後,還要去研究,不要只是盲目的迷信。方法我來教你,自己要好好地去研究。 世尊告曰:如是羅雲,若有比丘,樂於閑靜無人之處,便正身、正意,結跏趺坐。要注意!你們打坐坐不住,兩腿不爭氣,那不是“兩足尊”。如果兩腿的氣通了,你們的壽命可增加幾十年。 佛告訴我們,修行最重要的是正身。站著也能正身,睡也有睡的正身,吉祥臥、攤屍法都是正身的一種。 我們打坐作功夫沒有效果,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沒有“正意”;因為顛倒因果,把佛的成果結論,拿來當作自己的修持法。一上座,都想空,空什麼呢?你自以為這一下很好,空空洞洞的,其實,那正是“意”啊!是第六意識的境界。縱使你現在做到身體忘了,感覺到內外都是光明,也還沒超出第六意識的範圍。在《楞嚴經》裡的五陰區宇中,還只屬於色陰的範圍,是堅固妄想以為其本。 有些人靜坐在一片光明中,未來的事情也能知道,以為是“靈感”。你若學過唯識就知道,那是第六意識的反面,是所謂獨影意識的作用。境界多得很呢!因為你學佛,所以就會看到佛、菩薩,這是意識境界。拿小乘修證的理論來講,你意識沒有專一,沒有“正意”。所謂正意、正身、正言,三者都不可缺。換句話說,你處處在犯戒,一般人隨便談戒,談何容易啊!你的心念意識,一點都沒有正,隨時都在造地獄種子的業,現行變成種子非常厲害啊!要特別注意。所以佛說,修持第一要正身、正意,意念專一。 中國道家修神仙的丹經,在隋唐以後就多起來了,講氣脈的問題,很多都是從這個安般品中脫胎出來的。東晉以後有黃庭經,講究上藥三品,神、氣、精,這些都是事相,屬於有為的功夫。如果有為的功夫,你都沒有修到家,怎麼能達到無為呢?有為法不能專一,念頭如何空得掉?那隻是自欺欺人罷了。所以後世學佛的,一萬個中,沒有一個證果。請特別特別注意!我除了依照佛經以外,拿我幾十年摸索的經驗,誠懇地告訴各位,你真達到正身、正意,沒有一個身體不能轉化;沒有病去不掉的;沒有身心不會健康的。正身、正意做到了,身心兩方面絕對的健康,可以返老還童。因為一切唯心所造,這是真的,就是“正身”、“正意”四個字。 “正意”涉及了呼吸,道家也一樣,《陰符經》上有一句話——“禽之制在氣”,這是一個重要的口訣,也就是方法。念頭抓不住,會亂跑,思想不能專一,就因為你的氣在散亂,氣散亂,心就散亂了。 但氣不是主體,是心的附屬品,可是這個附屬品很厲害,抓它不住,你的心就停不下來。等於人騎在馬上,你的氣就是馬。《西遊記》裡,唐僧騎的那一匹馬,就是代表那股氣。人若騎在一匹劣馬上,想叫它停住,韁繩拉得很緊,馬還是亂跑,停不下來,你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我們心雖想定,若氣不能定,妄念怎麼能停止呢

修持有捷徑?

古人說,「莫將容易得,翻作等閒看」,幾十年當中,我有一個毛病,是愛說話,所以你們才得以沾一點點光。如果我沒有發表欲,才不會給你們講!真的,碰到我這麼一個瘋子,有什麼說什麼,你們得大利益哦!所以,要好好聽。 關於禪定的道理,大家要知道,他所謂「定一」,沒有一個一,只是姑且這麼說,密宗有本經典叫《如來一子本續》,本續就是法本的論著。 佛在這本傳法的經典上講,一個人心能夠靜,自然就得禪定了。你們大家打坐,兩腿一盤,眼睛一閉,本來已經定了嘛!偏要在那裏拚命用功,那怎麼能夠得定呢?心靜以外,還求什麼禪定呢?佛都告訴你了,心靜就自然獲得禪定了。 大家反而在這個境界上,拚命用功求禪定,所以,都不是在禪定,都在那裏瞎忙,閉起眼睛,心裏頭拚命做工夫,叫作瞎忙。所以,「心靜禪定自然獲」,法本上就是這樣說的,這叫作禪定。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講述《大圓滿休息禪定簡說》

心靜禪定自然獲

首愚長老開示:真正一個學佛修道的人沒有星期天放假休息,他天天從精進中得到法喜,那法喜才是最好的休息處,跟佛法相應。 你修行精進的愈多,由之達到放下的休息的成分就愈大。佛法要講休息,叫大休息,要怎麼大休息?《楞嚴經》告訴我們:“狂心頓歇,歇即菩提。” 我們在人生中想這個、要那個,慾望一直不停的那個念頭停放下來了,那個放下,正是大休息,也就是大菩提。 在這個世間中,究竟有幾人找到佛法的歇腳處呢?這需真正的懂得用功的人才行。 一般人假日不是大吃大喝大玩,要不然就是大睡覺,這是縱慾或者懈怠放逸,那裡是在度假呢? 真正要度假,請到佛門中來,佛門的教法可以讓大家的狂勞之心好好歇息下來,可惜很多人不知道這樣一個度假村,卻將塵念到處沾染天下的好山好水! 莫將塵念污山水,一輪心月寄人間。 曹洞佛學院聘請首愚長老為禪修培訓首席客座教授

你真休假了嗎?

首愚長老開示:“心中無事、於事無心、於心無事”,這是解脫境界,世法、出世法皆貫通一起。人活在現實的環境中,必然有人的地方就有事,縱使出了家也避免不了,總是離不開團體,離不開群眾。 所謂“人非有品不能閒”“小人閒居為不善”,可見談修行,獨處很重要。依儒家的道理而言,要做到“不愧屋陋”。也就是要把自己管理得更好,更清楚,才能展現自己的德行,才堪為人中典範。 換言之,用功修行端看個人,團體共修僅是個規範罷了。能要求自己,調整自己來適應環境,而不是環境來遷就你,這才是修行的根本,也才是無諍三昧——給別人方便,自己也歡喜。大德云:“隨緣不變,不變隨緣”,懂得這個大原則,任何環境都可以修行,即使外境哄鬧不休,你也要保有一顆寧謐的心,這是“舉重若輕”的道理,也是真正的修養。 只要有些許貪念或剛強、執著,就都偏離大道了。一個人修道“誠於中、形於外”,不用開口說話,一看就知道他內心的氣象。就以報身的成就來說,絕不是哭喪著臉;也不會時時緊繃著腮幫子。那是真正的“法相莊嚴”,是從功德中、見地中來的,沒有真見地,不會展現那種祥和;沒有功德,呈現的也不會有慈祥的境界了。

修持展現的莊嚴

首愚長老開示:在生命的舞台上,我們都活在時間與空間之中,而時間即是妄念的形成。俟你能坐到不起妄念時,時間一晃就過去了。《華嚴經》:“十世古今,始終不離當念”,乃至幾個劫數亦在一念之間。 那麼,空間又是如何形成的呢?有了身體,就有空間的感覺。坐到沒有身體的覺受,也就沒有空間的感觸了。《華嚴經》:“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毫端”。所以修道要修到能把妄想及身體的感覺化掉,你就解脫了。 念頭要化掉,需要有相當大的智慧,功夫要做到忘我,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無為而為 只因我們的起心動念,心眼一大堆,所以這個果報體不是痛就是酸,這都是很現實的因果,故一個人最大的福報、最大的智慧是對這世間無所求,所謂“有求皆苦”。求,亦由妄想——貪嗔癡而來,動念就已經在苦中了,而在求的過程中,更是苦上加苦。 難道菩薩道就就不用求嗎?他是無為而為,無條件奉獻的,不為自己,是清淨心、無住生心。這需要以見地來開發,理念也要相當清楚,功夫更要精進;此外應培福修德,與人廣結善緣。當然,這種潛力發揮出來是令人震憾的、感動的,他能好壞隨緣、毀譽隨緣,所謂“隨緣消舊業,更不造新殃”。我們既然有心學佛修道,就該朝著這條路去做,不畏艱辛,不怕磨難。 信解相應 善根是很可貴的,若是再加上慧根,那就更難得了,等於“信”“解”已然相應。信心如果到了一個程度而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往往也會退失,但若能加以理性的疏導和正確方向的指引,則縱使目前進步不了,總是指日可待,不需急於眼前的效果。好比一個人走路走到怎麼樣的程度,自己最清楚。信心會退失,乃因見不到自己的前面,對已走過的路,效果方面產生了懷疑。 在修行的過程中,往往會碰到理障或事障。理障是指對於理念上的迷惑,事障則是本身在世法上、環境上、習慣上的不能適應。從理念上的不以為然,到事障上的無法通達,而產生了種種的窒礙與困擾,即所謂“魔由心生”。 由於心理障礙而造成的退失,是非常可惜的,所以遇到這種情況,你的腳步要走得更踏實、更穩重,理障要從“深入經藏”入門,事障則須從“依教奉行”去自我疏導。理障無法消除,事障不可能化解,總要理念認同之後,由事修去肯定的價值,才會產生信心、繼續勇猛精進。否則,一旦讓信心亮起經燈,起了退心而因小失大,那就太遺憾了。 自淨其意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修行的最大目標,還是在“自淨其意”四字,自已的心念清淨與否,才是最根本的。一切煩惱的根源皆來自於本身的習氣,習氣不能轉化,其他就甭談了。 大乘的戒律精神乃在大團體中,時時刻刻檢計反省自己的言行舉止是否損害到大眾?口業是否侵犯到他人?甚至你的觀念、知見是否正確呢?所以在在處處都是我們修行的道場,唯有時時面對現實的去改善它,才能得到根本的清淨。 點石成金 呂洞賓有點石成金的方法。但是我們要的不是那些金,而是要“法”。同樣的道理,一個人誦咒念佛的音聲是果,我們要探討的即是“果”的來龍去脈。好的“果”有如黃金,不好的果像似垃圾,癥結即在此處。 念誦佛號或咒語,就要把握到口訣,“得訣歸來好修行”才是根本之道。念誦得很順暢,可以少煩惱,有道與否,看不出來,但唱誦得令人心生歡喜,即是效果的呈現,至於能否念得如法,則仍得從因地中、口訣中去體會。 基本上,我們在律學方面尚很欠缺,所表現的都是習氣的展露,真正修法相應了,不會說出來,自然寧靜下來,所以要多反省,這也是“自淨其意”的道理,當然同參道友互相鼓勵,或彼此在小參報告中交換心得另當別論。對別人能多做正面的奉獻,少做負面的批評,才是一個修行人的本分,尤其各位在社會上工作,更需要以身作則,從身口意做起,莊嚴自己,再去影響別人。

莊嚴自己 改變一切

首愚長老開示:我們凡夫學佛,對佛法起不了真正的恭敬心,那是因為我們不懂得佛法,不知佛法般若與慈悲行願的崇高偉大。 因此大多在得過且過,有一搭沒一搭的狀態下跑道場修法。其實佛法對他來說真是有點“不增不減”的味道了,也就是不知不覺中,變成可有可無,好像有也不多,沒有也不少,這是凡夫顛倒的不增不減,不是聖者證到空的不增不減。 佛法見空即是見有,見空即是見緣起。空了不是什麼都沒有了,而是因為一了解空,對宇宙現象觀察得更清楚了真正有了大智慧。 當一個人修行趨向於空的解脫的境界,他的音聲必然沉穩清越充滿了喜悅;反之音聲念誦的功夫做得好,或者配合聽音聲的觀音法門,也可以使人透入到空的般若境界中,廣大到進入華嚴的重重法界。 這音聲也象徵千差萬別的業力,音聲的轉化也就是業力的轉化,所以顯教密教傳播佛法也都離不開所謂“以音聲做佛事”,由於音聲是我們果報體的一個呈現,把一句佛號、一個咒語念得很好,念得順氣、流暢,這便是色身轉化之機,音聲慢慢莊嚴起來,人的舉止行為也慢慢莊嚴起來。 佛法的修行不標榜氣功,但無形中便包含了上乘的氣功修為,這不著痕跡的氣功修為,配合念念皆空,聲聲亦空的般若觀照,就含攝在準提法的金剛念誦中。一般人誤以為念咒是修有法,是在現象裡修,而不知咒語以金剛念誦來持,易於在有法的現象裡見空性,在空性中起空性的功用,不墮於頑空。

音聲與業力

南師開示:學佛修持,要修就要修成三身圓滿,並不是一般人口中的禪,學佛學道要講實證、證據,理論講得再好是沒有用的。 鍊氣化神這個氣,不是呼吸的氣,密宗的分類很對,先修氣,再修脈。   開始時叫息,十念中念出入息的息,是後天呼吸之氣停止後、可是血液還在循環,脈還沒停止。到脈都停止了,才是「精化氣」的階段。 至於怎麼配合四禪八定這個問題,四禪是四個禪定程序,八定則並不一定是四禪以後的次序,初禪也可以到達「空無邊處定」。比如,靈雲禪師忽然看到一朵桃花,以及洞山的「迢迢與我疏」,忘掉我了。都是空無邊處境界。 八定,如八卦一樣,互相穿梭,說不定一個得了初禪的人,一下子證到「非想非非想定」。悟了的人,有時上坐後是在凡夫定的境界,有時是在「非想非非想定」的境界,有時候也可能在「空無邊處定」,反正是到處穿梭,是不一定的。   四禪同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如何配合?重點是:初禪一定要做到不漏丹,才能煉精化氣;二禪一定要做到煉氣化神,三禪要做到煉神還虛,四禪捨念清淨,一切皆空。原則大概如此,中間的修持細節和過程,不知要經過多少苦頭。 凡夫及外道,除了真正禪天的中心無法進去以外,嚴格講起來,三界之中凡夫都能進得去,都能往生。升天不一定靠禪定,升到天界的外圍邊區,是靠善心與德行。所以善人必定升天,不過很可能升在天的外圍,外道也一樣。因為一切外道與正道,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勸人向善,如果勸人為惡,那叫魔道,就不談了。   這裡講四禪,為何只拿禪定來標榜,不拿善事來做標榜呢?因為凡是人真心為善的,多半就有凡夫禪,心境上一定是比較清靜。照中國文化來講,善心生陽;邪念是陰的,所以煩惱就來了。天人境界只拿禪定來比方,包括了善。 四禪八定九次第定時佛法以及一切內道、外道的修持根本,不走這條路不能證果。但是達到四禪八定而不得菩提,且般若不通透,不悟徹底,則依然是一個大凡夫(不過很偉大而已),阿羅漢也不過是一個偉大的凡夫而已。大阿羅漢就不同了,可以跳出三界外。

定的真義

「相具以嚴容,眾好飾其姿,慚愧之上服,深心為華鬘。」這完全是在講學佛人內心的修養。佛講一切法無相,尤其在《金剛經》中,明確講「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心經》也講「諸法空相」。既然強調無相,為什麼又說成佛的人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呢?淨土經典也講佛菩薩「相好光明無等倫」,為什麼?在解脫道上,一切無相才能空,才能證到形而上本體。相好莊嚴還是由功德來的,所以要修一切功德,學會看相就知道,世上很多人都是討債的面孔。討夫妻債、討兒女債......滿街都是這種不友善的面孔,很多機關單位中服務的人也是,一個歡喜的相都沒有。 如果打起坐來,滿臉苦相,背還窩著,說入定了,那是絕無此事的。真得定了,色身氣脈必然通的,所有神經細胞自然會鬆開(不是散掉),臉色自然是端正柔和的。所以相好莊嚴是從功德來的,什麼功德呢?戒定慧的功德。修心能改相,這是必然的。   維摩居士說,「相具以嚴容,眾好飾其姿」,得了定的人,身心都起變化,儒家說變化氣質,自然與一般人不同了,並不用什麼其他特別的打扮。我提醒過大家,不要認為學佛了,外形就可以邋遢,你儀容還是要端正。你看,沒有一個佛菩薩像是不裝扮的,身上掛的戴的滿滿的。但是過分重視外形也是不對。所以真修行,不裝飾或過分裝飾都不對,因為不合中道。   身心能轉變,一切功德莊嚴就具備了。這要隨時修慚愧心,就是謙虛,就是隨時反省自己的過錯,這就是慚愧心。真正知道慚愧的人,是正修行人。慚愧是我們修行最重要的一件衣服,隨時懺悔反省,改進自己,修到功德圓滿時,身心自然會轉變。雖然沒有修到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但是一定與眾不同。所以說「慚愧之上服」。

理悟與實際受持差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