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活動資訊

《楞嚴經講習》—楞嚴經法義講解配合靜坐及養生拳法

張德光老師講授

▉ 張德光老師年紀已過八十,張老師夫婦二人年輕時因父母因緣得到南師的教導,數十年來在打坐、打拳、佛法修證上從不間斷。

週一下午課程安排是三合一(打拳+打坐+聽經),張老師比較嚴謹,他的課程能幫助大家修行上軌道。若您剛好在週一下午2-5點時間能安排來上課,歡迎報名參加。

▉ 課程介紹

自從一讀《楞嚴經》後,不讀人間糟粕書,因為《楞嚴經》是開智慧的書。

《楞嚴經》七處徵心、八還辨見,佛提出來講的本心本性,心性的作用,很明白給我們指出來,直指人心,見性成 佛。你的心在哪裡?你叫它是佛也可以、叫它是道也可以。所以古來祖師告訴你,這個東西在哪裡?西方極樂淨土就在這裡,唯心淨土。所以古人說:

「不移一步到西 天,端坐西方在眼前。」就在這裡嘛!淨土就在這裡。心淨則國土淨

為善為惡是它,帶來世人煩惱災難是它;導至世界和平與幸福也是它。

甚麼是覺?覺甚麼?悟個甚麼?覺悟自心!為甚麼要覺悟這個心?因為心生萬法,萬法歸心,心力無邊呀!

張德光老師實修靜坐參禪及太極功法,數十年如一日。本課程因應大眾的需求,除為大眾講授《楞嚴經》義理外,亦教導初級的打坐方法並傳授太極養生功。歡迎您報名研習。

▉ 報名資訊

⭕ 本課程可試聽一堂,欲試聽的朋友,請於報名時先向執事人員告知。

⭕開課後,歡迎新同學隨時加入,費用另外計算。

‖開課日期:10月5日 (2020年度)

‖上課時間:每週一14:00~17:00(每節課中間休息約10分鐘)

‖場地費用:3000元(一期12堂,每堂約三小時)

‖報名電話:02-2392-3100

‖上課地址:台北市信義路二段271號12樓

‖上課樓層請洽12樓櫃台

‖交 通:捷運東門站7號出口

《楞嚴經講習》—楞嚴經法義講解配合靜坐及養生拳法

十方禪林文教課.新班招生

耳根聞聲與六大觀想入道法      

葉柏樑老師 講述

本次課程依《楞嚴經》的觀音耳根圓通,介紹聞聲達道之法,兼及同經地、水、

火、風、空、識六大觀想的修持門徑。

靜悄悄地,你聽!

聽,聽世界;聽,聽虛空;聽,聽心這個能聽。

聽啊聽~,空寂的心油然生起一股美好的情意,綿綿洋洋,力流旋復,透骨豐

沛,脫去了自我的纒縛,神采百變任方應緣自由變現……

 

日  期:10月14日開新班

上課時間:每週三晚上╱19:30~ 21:20
場地費用:2,000元(一期╱12堂,每堂約二小時)
報名電話:02-2392-3100賴師姐
上課地址:台北市信義路二段271號12樓
上課樓層請洽12樓櫃台
交 通:捷運東門站7號出口

▉ 十方禪林 新班招生 歡迎報名

耳根聞聲與六大觀想入道法

花道之插花藝術
朱靜代老師講授

【課程介紹】

宋‧杜耒:「尋常一般窗前月,纔有梅花便不同。」花道之藝術在於敬重自然之心與人之內在精神與作品之相應和,亦是在呈現生命情懷的真、善、美。

在中國,花藝起源於隋代之前,盛行於唐朝,到了明朝達到鼎盛。插花藝術更受到文人們的喜愛,甚至有專門的著作問世,例如高濂的《瓶花三說》、袁宏道的《瓶史》等。發展至今,花道藝術更是爭奇鬥艷,百家爭鳴..

大自然美麗的花朵,總讓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更激發了眾多文人墨客的創作靈感,早在《詩經》就有了「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描寫花卉的詩句。花卉不僅僅受到文學家的青睞,也讓藝術家們關愛有加,花卉向來就是中國繪畫創作中的重要主題,花中四君子梅、蘭、竹、菊更賦予了人格化的象徵。世界各國、各民族,還依據各種花卉的特點、習性和傳說典故,賦予美麗浪漫而人格化的的花語。

從選用花器,選擇花材,思考作品型體,到開始敬心、靜心、淨心插花,完成作品。這是一種遠離日常塵囂,讓自己的心靈得以清淨暢然的修行。

指導老師朱靜代老師之插花藝術,屬日本花道流派中的草月流,為自由的、多樣化的、與自身相應的、出塵風格,上課時會逐一指導每位學員,其他的學員亦可在旁學習並豐富自身的藝術美感經驗──

歡迎同來修學與享受花道的洗禮與樂趣。

【朱靜代老師】

朱靜代老師專攻草月流,為日本草月流師範一級常任總務,曾擔任東吳大學等插花社團的指導老師並長期開班授課,插花已經有42年經驗。

【參加費用】:台幣2000 12堂課(不含每次課程花材費300元)  

日 期:10月17日開新班

【上課時間】: 每周六 上午9:30~11:30

【上課地點】:台北市信義路二段271號頂樓

【報名上課】 :(可隨時報名加入)  十方禪林台北道場  賴小姐  (02)2392-3100

花道藝術班招生開班

Loading...
» 查看詳情 «

最新文章

花道之插花藝術 朱靜代老師講授 【課程介紹】 宋‧杜耒:「尋常一般窗前月,纔有梅花便不同。」花道之藝術在於敬重自然之心與人之內在精神與作品之相應和,亦是在呈現生命情懷的真、善、美。 在中國,花藝起源於隋代之前,盛行於唐朝,到了明朝達到鼎盛。插花藝術更受到文人們的喜愛,甚至有專門的著作問世,例如高濂的《瓶花三說》、袁宏道的《瓶史》等。發展至今,花道藝術更是爭奇鬥艷,百家爭鳴.. 大自然美麗的花朵,總讓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更激發了眾多文人墨客的創作靈感,早在《詩經》就有了「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描寫花卉的詩句。花卉不僅僅受到文學家的青睞,也讓藝術家們關愛有加,花卉向來就是中國繪畫創作中的重要主題,花中四君子梅、蘭、竹、菊更賦予了人格化的象徵。世界各國、各民族,還依據各種花卉的特點、習性和傳說典故,賦予美麗浪漫而人格化的的花語。 從選用花器,選擇花材,思考作品型體,到開始敬心、靜心、淨心插花,完成作品。這是一種遠離日常塵囂,讓自己的心靈得以清淨暢然的修行。 指導老師朱靜代老師之插花藝術,屬日本花道流派中的草月流,為自由的、多樣化的、與自身相應的、出塵風格,上課時會逐一指導每位學員,其他的學員亦可在旁學習並豐富自身的藝術美感經驗── 歡迎同來修學與享受花道的洗禮與樂趣。 【朱靜代老師】 朱靜代老師專攻草月流,為日本草月流師範一級常任總務,曾擔任東吳大學等插花社團的指導老師並長期開班授課,插花已經有42年經驗。 【參加費用】:台幣2000 12堂課(不含每次課程花材費300元)  

花道藝術班招生開班

中等根器的人,不能言下頓悟,必須要修定,世上有許多人,都把自己看成上等根器,道理懂了以為到了。換言之,他制心一處都辦不到,叫他打坐都坐不住,一天到晚在散亂中,隨時隨地在散亂,念頭都控制不住,還自以為在學佛,不曉得自己是在造地獄之業。那麼高的理固然懂了,但都是太用假聰明。我是否比你們聰明,不知道,但是我修法時,走的路子笨得很。我讀經讀到“如芭蕉”,硬買芭蕉來剝,一層層剝光了,才相信。這個道理很笨,你們一般人不肯走這個笨路,所以我經常說你們不踏實,理懂了是個理,你要再求證啊!佛經說制心一處,無事不辦,我做不到無事不辦,那麼我先來心一處吧,試試看。你們制心一處都做不到,還能夠談定嗎?什麼叫制心一處?外面的境界一動,你就東看西看,這叫什麼制心一處?這是什麼佛法?自己都不曉得反省,不曉得慚愧,還自以為是。過去的叢林,像這樣子的話,就打棒子,趕出山門。 “復次中等瑜伽士者”,下面講中等根器人的修法。”中修調治清朗起,制心一處得正念,不散住樂明無念,散不住一是有過,剎那不散境中住。“   老實的修持,中等根器修法,先要把心境修得晝夜在清明中,先要修到心一處,得正念而不動。這很難了,要沒有散亂心,隨時在正念中。什麼叫正念?隨時在快樂、光明、無念的境界裡,正念而住。樂、明、無念不是念,而是境界,就是心理生理兩種現狀。比如你觀“光”,這時一念光明;你觀白骨,這時就是白骨朗然;你修止觀,心息定住了;如果念佛,念到這一念沒有散亂,也不昏沉,就是正念的念佛了。比如念咒,一念空境,晝夜長明,躺下也好,站也好,行也好,永遠在這個境界裡。上上根器言下頓悟的人,就是永遠在這個境界中的。你以為悟了道就沒有這個境界嗎?那還叫作悟嗎?沒有用!要制心一處得正念,不是散亂住在樂明無念中。如果散亂,不能制心一處,那就犯戒,有過錯;這個戒是根本大戒,比殺盜淫妄還要重。你們不管是否受過戒,只要一念發心學聖賢之道,如果你的心,不能正心誠意而住,已經犯戒了。我們天天要反省,一天有一念不在正念中,已經是犯戒了。等到你去犯殺盜淫妄才叫犯戒,那就太遲了。所以真修持的人,要剎那間都無散亂心,既不散亂又不昏沉,得正念而住;而這個正念境界是樂、明、無念,這才叫定。

有許多人以為,打起坐來,什麼都不知道就叫作定,那是大昏沉;有許多道家、佛家中,都把大昏沉當作定,我已看了幾十年。不過你們打坐姿勢都不對,要身正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身都不能調整,身子都不正,怎能叫作得定?現在佛法都告訴你們,不散亂,住在樂、明、無念,同時三種平等,這個才是正念定。所以佛在《涅槃經》中說“常樂我淨”,那才是真淨土,才是真正的我。

“觀修一切過失,皆由散亂而心不能製於一處。”觀白骨觀等等,要注意,你修觀時,已經在散亂中了,因為你要想到腳趾頭,或者玉枕骨啦,想這一念本身是散亂,觀是利用散亂的這一念,把念集中起來。比如一團麵粉散在那裡,然後滴一點水,把麵粉裹成一坨,把散亂心都裹起來,變成一團麵,把一團麵再變成一個饅頭,所以修觀的觀想,本身就是一念。不錯,這是以妄來治妄,那麼你說要空嘛!那你先把妄念治住了再說;佛也告訴你制心一處,制就是制住,但是你修法要先會調整。

為什麼不能定呢?因為我們散亂心多,如散掉的

根器與修行重點

修甚麼?    (南懷瑾上師開示) 一般人學佛修道,學密宗,學瑜珈術學各種古里古怪的都叫做修道了。據我積數十年之經驗,發現凡是觀念一沾到修道的人,有一個毛病,就是這個人成了廢人,完了。   第一先學到懶,以為什麼事都不管就是道,哎呦!這個會擾亂我的道行,最好光修道什麼都不管。第二,非常以自我為中心,自私又自利,因為修道本來是個自私的事啊!因為我要成道啊!對不對你們去研究吧!但這都不是真道。   有些人學佛以後,第一個毛病就是懶。學佛修道的人都很懶,看起來是萬緣皆空的樣子,實際上你研究他的心理行為,那是絕對的懶,空是假的,懶是真的。你說他空了,躺在那裡,或坐在那裡,妄想多得很,一點都沒有空。可見他很忙啊!   他願意躺在那裡坐在那裡忙,叫他起而行之,他說學佛的人不來這個;實際上是懶。叫他發菩提心來利世利人,阿彌陀佛,我不是菩薩啊,要有菩薩心的人做啊,他自己懶,自私。你叫他起來做點小事,他就懶起來了,拿空來擋。   根據我的經驗,學佛修道的人,廢物多,懶的多。佛叫你精進,你做不到,叫你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你作不到。姑且不論諸惡莫作,一善都不行是真的,因為他懶嘛!這是我們要自我檢討的,非常嚴重的問題。   有時同學們也勸我,你太累了,年紀大了,要多保重一點。我說,算了,早死早了。他們又說,你也要為我們多留一些日子好不好?道理不錯,就聽你們的吧,好像我還要賣個交情似的。但是,真老了嗎?真是事做不完嗎?不是的,還是偷懶。懶是怎麼來的,有身相!有的時候,一看是重要事情,非做了不可,忘掉自己,一下也就做完了。   如果我坐下來,雖然我也沒有定,但是我們總喜歡學個定,這一定就不想動了,這一不想動,世俗的事就堆了一大堆。有時只好犧牲所貪圖的舒服,只好起來吧!做吧!這一下就做完了。   今天早上跟他們開會還在講這事,有位同學早上七點鐘上來,看見我坐在書桌前,就說,老師那麼早起來啊!其實,我昨天坐在那兒看書做事一夜。我一看快天亮了,然後接著九點鐘就有事,這就不能睡了,一躺下去一定會睡個無天無地,乾脆不睡!一直到中午吃過飯,我還覺得精神好得很。如果今天再不睡,一夜下去還可以到三點。身相沒有什麼了不起!   我看你們同學真是好懶,年紀輕輕還不如我這個老頭,真不精進哪!腦子更不精進,經看了記不得,精進一點嘛!不就記得了嗎?連我現在都還在記東西,要緊的東西靠翻筆記本多麻煩,多用幾次腦筋就背來了。要背到第八阿賴耶識去,不要在腦裡想,那不是背!背到不用意識就背來,嘴裡就念出來,腦子裡就反應出來,那就背來了。

修甚麼?

念佛法門與參禪心要      83/6/16十方禪林演講(洪醫師)   今天向大家介紹明代憨山大師所闡示的,「念佛法門與參禪心要」。這是從他的法語中節錄出來的,分五個子題來加以逐次說明。   第一個子題略釋「弘法之師」。他提出講經說法有三種不同的類型或方式,供我們參考抉擇。   瞭解了弘法的師資之後,還要自己知道做學生的本分。學生到底有那幾種?學生的根基怎麼樣?學習得如何?所以,「學生」是今天的第二個小題目。 因為本道場由首愚法師指導大家共修準提法,所以特別也把大師覆示學人持準提咒這一段給各位介紹。第四個小題目就是憨山大師把念佛就是參禪,參禪就是念佛的道理,給我們講個明白。從前有好多朋友說:「我不去你們禪堂,你們是參禪的,我學的是淨土,我只要念佛到西方就好了。所以參禪我不來。」很多修行的朋友都這樣固執。今天我特別把憨山大師說明念佛就是參禪,參禪就是念佛的道理提出來。 既然講了念佛和參禪,第五個題目就講念佛的切要,也就是念佛的要點。我記得以前有許多出家在家的朋友跟我討論時間到:「他已經唸好多年的佛,用計算機來計數都在十萬次以上了,怎麼佛還不現前呢?難道佛經騙人?」這個道理,在念佛切要這一段,我們可以知道為甚麼會如此!念佛應該如何用心?   憨山大師是禪宗大德,應該怎麼參禪?他在「參禪切要」這一段介紹得很清楚。我們時常參加各種禪七,有的道場是參話頭,話頭是怎麼由來的?參話頭的道理在那裏?參念佛的是誰?參禪的是誰?閉著眼睛,一直想,想了半天;也參加了很多禪七,都沒有受用,甚麼道理?如何參禪?憨山大師在這裡很明白的告訴我們,我把這個也介紹了。   最後,時常碰到許多人問:「看到光啦!」「看到影子!」「聽到聲音!」「那個地方抽筋了!」「不打坐還可以,一坐就全身無力!」||諸如這些問題,有人就找醫生吃藥,甚至有跑至神壇那邊去要符咒,都沒有辦法抵得住,這到底是為甚麼?這些是在功夫得力時候的障礙,念佛參禪出了問題,為甚麼會出問題?應該怎麼對治?應該怕它嗎?你說不怕,但我受不了啦!怎麼辦?這是這次要介紹的最後一個題目。  一.「弘法之師」法師三品   現在,請大家先看「弘法之師」這一段。「為佛弟子。念佛恩難報。唯有替佛傳法。為真報恩。」我們學佛的人要報佛恩是最難的了,佛恩如何報?只有替佛傳法才是真報。你也許做很多慈善事業及其它的好事;但是,真正能夠報佛恩的是傳法。我指的是真正的傳法,表面傳法而骨子裏不是,那是犯戒!故言「傳法為真報恩者」。所以,「古之弘法諸師有三種不同」。 古時候弘法的師資,大約可分成三種的類型。

念佛法門與參禪心要

福德和功德有差別,譬如你修苦行,這是勞苦功高來的功德。福德不同,是犧牲自我,所有的利益都讓給人家。行四攝法等等,就是福德,六度也是福德。 修福德修智慧都要精進啊!很多同學拚命用功,想得定想悟道,但是做不到。為什麼?你福德不夠!例如有年輕同學要求馬上閉關,我雖然答應他,但是也同時罵他,你當心會消去了福報啊!閉關要有人護關,護關的人要招呼你的生活,倒可以培福報。你在裡頭又拜佛又打坐,能磨出一個什麼東西來?磨不出來的!你的福報受得了嗎?尤其是我給你護關,因為是我找人去護關的,你何德何能啊!要注意啊!學佛修行最重要是培福德,以實際行為幫助別人,不要只圖自利。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花雨滿天維摩說法(上)》菩薩品第四╱ p. 398

福德來自助人

南師懷瑾,號金粟居士,學貫天人,博通三教九流之學,天文地理之術,為中國當代著名詩文學家、佛學家、教育家、中國古代文化傳播者、學者、詩人、武術家、國學大師,歷任台灣政治大學、台灣輔仁大學及中國文化大學教授。 1918年3月18日,南公懷瑾誕生於浙江樂清翁垟的一個世代書香之家,南氏先祖於北宋末年衣冠南渡,南氏祠堂中有南公懷瑾手書的對聯一副:“百代淵源河洛東南留一脈,千秋忠義神靈海上有孤臣。” 凡到過南氏老宅的人,無不會被南宅殿後的石屏所吸引。此石屏建於清末,據說為呂純陽真人降乩,囑於殿後岸邊,建石照屏以輝映東海,乩筆劃獅子追球,併題詩以贈。 石屏至今仍默然立於南氏老宅,見證著歷史的滄桑變遷。石屏上刻著一頭口銜寶劍的獅子,威猛自在,栩栩如生。石屏右上角刻著: 天遣靈獅下,追球過海東。 身翻毛有色,目努力無窮。 聲吼千山震,口呼一劍風。 舉頭驚百獸,善化石屏中。 ——雲山仙師乩筆題 南師懷瑾從孩提時起即接受嚴格的傳統私塾教育,到十七歲時,先生除精研儒家四書五經外,涉獵已遍及諸子百家,兼及拳術劍道等多種,並研習文學歷史、琴棋書畫、詩詞曲賦、醫藥卜算、天文曆法諸學,每得其精髓而以為樂焉。 南公懷瑾作為一代大師,“經綸三教,出入百家言”,縱橫古今,博通東西,視名利如浮雲,風華正茂一呼百應之時,卻能萬緣放下,隻身求法,一超直入如來地,此種能力非常人所能及。 1937年,抗戰軍興,20歲的南先生毅然辭親遠遊,考入中央軍校政治研究班第十期,畢業後返蜀執教中央軍校軍官教育隊,報效國家。1939年,南公自任大小涼山墾殖公司總經理兼地方自衛團總指揮,屯墾戍邊。後又被調回任軍校政治教官。在川時又入華西壩金陵大學研究院,專研社會福利以便服務社會大眾,同時潛心於佛典。 當時報載:“有一南姓青年,以甫弱冠之齡,壯志凌雲,豪情萬丈,不避蠻煙瘴雨之苦,躍馬西南邊陲,部勒戎卒,殫力墾殖,組訓地方,以鞏固國防。迄任務達成,遂悄然單騎返蜀,執教於中央軍校。只以資禀超脫,不為物羈,每逢假日閒暇,輒以芒鞋竹杖,遍歷名山大川,訪盡高僧奇士。復又辭去教職,棄隱青城靈巖寺,再遁跡峨眉山中峰絕頂之大坪寺,學仙修道云云。” 離成都不遠的灌縣青城山,有一家著名的靈巖禪寺,南先生至交傳西法師在此住持。當時不少知名學者如馮友蘭、錢穆等均住在寺內閉

南上師懷瑾簡介

「以具相好及淨佛土,起福德業。」剛才講過,一個人要想這一生少病少痛,相貌莊嚴,是要靠修來的,要前生福德修來的。你這一生多用笑臉迎人,他生來世長一個人人都喜歡的面孔。見到人用那個討債的死相,他生來世長一個處處惹人討厭的臉。要相貌莊嚴,甚至於依報好的環境,進佛國土都要好,就要修福德啊! 福德和功德有差別,譬如你修苦行,這是勞苦功高來的功德。福德不同,是犧牲自我,所有的利益都讓給人家。行四攝法等等,就是福德,六度也是福德。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花雨滿天維摩說法(上)》菩薩品第四╱ p. 397

福報從福德來

南師:禪師的傳統,佛法的中心是什麼?不要搞錯了,以為只是語錄故事。對於每一位祖師,都是抽出要點紀錄他悟道的因緣,以及他接引後學悟道的故事,記下當時精彩奇特的話語,並不是連續的一整篇。悟道以後,要注意祖師的上堂法語、普說,這是重點。 第二,在禪宗語錄裡你看不到祖師的修持,一點都看不出來,一位禪師的語錄多則一、二十頁,幾個鐘頭就讀完了,他一生幾十年,就天天坐著這樣說笑話一樣過一生嗎?他的修持,他的影響力,他的作人做事,在這些語錄中很少見,所以你只通過讀這些書學禪宗,往往變成狂禪,以為佛法就是這樣,兩三句就開悟了,自己也開悟了,那就笑死人了。千萬注意,不然看這些語錄是很大的禍害,以為自己悟道了,四禪八定的工夫一點都沒有上路,了生脫死一點都用不上。如果智慧高的人,就會搞清楚,他一生最注重的是修行,古人的觀念與現代完至兩樣,尤其是修行人,以文章來說,古人一生的成就只是留幾句話,但在流博不在多,有些人還不求流傳,一生沒沒無聞,自己成就。 《指月錄》卷十六 ╱二00九年十二月六日 恭錄自南懷瑾老師《洞山指月》第五講 洞山良价禪師‧一╱ p. 98.1+

智慧在修行

一個人為什麼要讀書 南太師父懷瑾先生 為“香港天平專業學院”成立所作 從中國的傳統文化來說,有一個重要的老問題。一個人為什麼要讀書?傳統最正確的答案,便是“ 讀書明理 ”四個字。明個什麼理呢?是先要明白做人的道理。人本來生來就是人,個個自然會做人,那裡還要有什麼另外一種做人的道理呢? 不錯,人本來就是人,原始也和世界上一切“靈長”的生物差不多。但人類的老祖宗,尤其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老祖先,早在五千年前,就開始建立了一套文化,教育我們後代子孫怎樣才能懂得“人倫”的基本道理,然後才擴充到怎樣去為“生活”,怎樣好好地“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完全不同於一切“靈長”生物一樣的原始狀態。當然,其中還包含了“科學”的、“哲學”的、“宗教”的、“藝術”的等等文明。 如果要問中華民族——中國人素來的教育目的是什麼?讓我們再重複一句:是為了“做人”。不是為了“生活”。 因為“生活”的意義,是人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怎樣設法來維持自己的生命,同時,使人人都有更好的“生活”,過得很舒適快樂的一生。 這都是在“讀書明理”以後,因為“智慧”“智識”的開發了,就容易懂得了“謀生”的“技術”,和各種有利“謀生”的“智識”。也都屬於“讀書明理”,明白了“人倫”之道以後,那是當然、必然的事。 但很可惜,現代人所認識文化教育的基本目的,只是為了“謀生”。我們要孩子們去學習,讀書受教育,就是為了孩子們將來的前途,有好的職業、有高的待遇(差餉),或是能夠賺很多的錢,過得很好的“生活”。甚之,有的人,還把自己一生的失意,或一生做不到的事,都寄託希望在孩子們身上,拼命迫他去上學讀書。 完全不考慮孩子們的“性向”個性的所好和興趣,也不了解孩子們的腦力和健康,一味的迫孩子們讀書學習,不知道“愛之反而害之”,因此,妨害了孩子一生的後果。尤其是現代化的學校和課外補習等的教育方法,簡直

人為什麼要讀書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