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pa no essay scholarships essay on frederick douglass narrative english essays online college pressures essay impact of media on young generation essay

首頁

活動資訊

首愚大和尚 致賀錄影

【賀詞摘要】
感謝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舉辦「現代社會的危機與轉機」研討會。感謝您的邀請,同時也祝福研討會取得順利圓滿的成果。談到社會,幾千年的人類歷史文化,沒有離開空間跟時間。空間跟時間,是人文思想的舞台。世界這兩個字,「世」就是時間,「界」就是空間。世界也好,宇宙也好,都是時間、空間演繹出來的。歷史、文化,就是人文思想的展現,展現在時間跟空間中。李長者在《華嚴》「十玄門」提到的:「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這說明人類思想,離不開時間跟空間。空間其實是從時間、從思想演繹出來的。時間,就是思想的延續才成其為時間。人到了無念,時間就融化掉了。到了無我的境界,時間融化掉、空間也融化掉了。
要談「現代社會的危機跟轉機」,呈現在歷史上的空間裡,就是人類遭遇的種種瘟疫、和天災人禍。天災,是自然災禍;人禍,其實就是人類思想的貪嗔癡慢疑,在世界舞台上、在各個國度不同的人文背景裡,形成的不同的歷史。要把現代社會的危機變成轉機,只有從思想下手。端正我們的正知正見。所以佛陀提出「八正道」,從工作、家庭、社會關係,從我們的起心動念,做好自我管理,方可免除種種天災人禍。
共業是很難擺脫的,最起碼我們可以做好自我管理,管住自己的起心動念。儒家的正心誠意,修身、齊家,到治國平天下,也都是從做好自我管理來的。這樣我們就可以遠離種種災難。從自己的思想、到生活習慣,都要改變。古今中外不乏這樣的例子。這是「現代社會危機與轉機」的關鍵。謝謝主辦方給我這個機會。阿彌陀佛。

2021東方人文思想學術研討會-首愚大和尚 致賀

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舉辦
「現代社會的危機與轉機—2021東方人文思想學術研討會」於7/20(二)-7/27(二)
論文發表縮址:
https://supr.link/CMnua

嘉賓祝賀縮址:
https://supr.link/4a2Gr

FB縮址:
https://supr.link/2G1df

現代社會的危機與轉機-2021東方人文思想學術研討會

十方禪林

中元金剛般若祈福報恩盂蘭盆普渡法會

上首下愚和尚親自主持

■ 緣起 ■

十方禪林為弘宣孝思,謹遵佛制,於佛歡喜日前夕,農曆七月初九起至農曆七月十五日,在臺北市信義路二段271號頂樓,啟建顯、密二壇金剛般若盂蘭盆普渡法會七永日,諷誦經咒,虔修止觀,使冥陽兩利,同蒙福庇。

功德回向國運昌隆,民生樂利,疫情消除,檀那福慧增長及禪林創建早日完成。

■時間 ■

國曆八月十六日至八月二十二日(農曆七月初九日至七月十五日)

盂蘭盆普度法會,依防疫規範,全程線上直播;

 

 歡迎供齋供燈、填寫消災與超薦牌位

 

即日起開放登記:填寫表格連結如下:

 

 https://supr.link/VMh4Y

 

地點:十方禪林 臺北道場

地址:臺北市信義路二段271號12樓

供齋供燈、填寫消災與超薦牌位

◎ 盂 蘭 盆 大 齋 NT$ 10,000/每 堂
◎ 如 意 齋 NT$ 5,000/每 堂
◎ 吉 祥 齋 NT$ 3,000/每 堂
◎ 羅 漢 齋 NT$ 1,000/每 堂
◎福 慧 燈 NT$ 500/每 盞
 *法會功德主
(延壽堂佛前消災大牌位,可寫公司行號,全家消災)
 *蒙山功德主
(往生堂佛前超薦大牌位,可超薦姓氏歷代祖先,累世冤親債主,地基主,無緣子女,亡者)

隨喜贊助法會功德殊勝,所有功德普皆回向!

匯款資訊

匯款或轉帳至國泰世華銀行東門分行

戶名:十方禪林

帳 戶 銀行代碼:013 國泰世華銀行 • 東門分行 

帳號:032-03-500407-5

*「臨櫃匯款」,務必註明「姓名」。
* 選擇「ATM 轉帳」,請先準備
「匯款帳號後 4 碼」,以便填表。

* 記得一邊選填、一邊加總金額喔。

* 亦可到場交付現金。
* 收入款項一律開立收據。

中元金剛般若祈福報恩盂蘭盆普渡法會

Loading...
» 查看詳情 «

最新文章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大道並不因難,怕的是我們的心念喜歡起分別,唯有把心中一切執著都掃掉,不論喜愛或憎惡,完全拋開,才能真正了然於心。故修行必須把自已的個性調得很柔和,才容易上路。 “普賢十大願”講到“恆順眾生”,就是我們隨喜功德,多讚歎他人的長處,包容他人的缺失,以“利他”為處事的原則。此外,要經常懺悔業障,懺悔我們何以有這麼多妄想執著?何以大道不現前?何以心裡面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如此強烈?何以修法得不到好處?時時刻刻警惕自己:切莫掉入強烈的我執、法執中,乃至自己的主觀意識中,待人處世恭敬謙虛,才是最大的修行,常常存有一顆喜悅的赤子之心,別人看了也會被你感染,難道這不也是一種功德嗎? 培養功德 當然,能如是行持,則修法唱誦出來的音聲,自然充滿喜悅的和音,色身才會轉化。否則心有千千結,整天暮氣沉沉的,情緒開朗不起來,唱誦的音聲,又如何能順暢呢? 持誦咒語能與法界相應,才真是一個不可思議解脫,那需要掃除心中多少的執著呀!同時,那也是我們的功德呈現——平常待人接物無所罣礙,內心充滿陽剛之氣使然的。 一個人講話有威力,令人喜歡聽,功德有多大呀!他本身付出的心力要比別人多好幾倍,才能令人心服口服的,故說音聲從功德中來,所以金剛念誦念得好,除了理念要清楚外,功德亦須培養。 換言之,無論梵唄、海潮音,抑或金剛念誦,想要成就,基本上要有兩個條件:一是與空相應,二是要發大悲心。具備了非常空靈的心境,再加上大慈大悲“利他”的心,則念誦出來的音聲豈有不莊嚴動人的?可見平素的修養與功夫的錘鍊是應該並駕齊驅的。 光明灌頂 懺悔可分為“理懺”和“事懺”兩種。前者是從智慧懺悔,這是上根利智的人才做得到的,也就是直接由“法”下手,通達自性本空;後者則指向有道之士懺悔,藉由有道之士的開導而掃除心中的陰霾。 因為做錯事,通常自己的心裡都會很難過、很懊悔,內心深處總有揮之不去的痕跡,這條無形的枷鎖往往會令人不得釋懷,而助長了罪業的形成。“事懺”就是要懂得發露懺悔,請求善知識的加持,或在大眾面前誠心悔過。除此之外,亦可以禮佛、朝山的方式去懺悔,拜到光明現前。 各位修法沒有灌頂,那怎麼辦呢?倘若你能修到光明現前,光明即是灌頂。我們唱誦咒語,隨著梵唄融入音聲海中,音聲本身就是光明,即所謂“光音交融”。各位宜多加體會。 光明本來就在我們的自性中,只因我們的心太粗糙了,煩惱習氣又特別重,不曉得起心動念也是光明。動個念頭、有個影像,那影像很清晰。何以會長清晰呢?那就是光明的顯現。只因我們貪嗔癡的力量太強烈了,蓋覆了自性的光明,所以始終認不得。 生命的樞紐 當你興奮時、驚恐時、緊張時,就要懂得去觀照。因為讓你心臟跳的地方,也正是我們報身轉化的關鍵處;那是一個人生命初步形成心脈輪的總樞紐。關係著我們的三脈七輪。找到那一點就要把它放鬆,不要刻意去執著它,這也就是“內空心中”的要領。其實,每個人都有這一方面的體驗,只是從沒仔細去加以觀察罷了。 超越明暗 說到光與音的問題,我們眼睛看的,受了太陽光的照射,感到很明亮,閉起眼睛,就覺得一片漆黑。《楞嚴經》云:“開眼見明,閉眼見暗”,但是我們所見的現象與能見的心並不在這明暗上,而是超越明暗的,我們應回到此處去體會,而非只是去看那虛浮在表面的明與暗。 音聲的道理亦然,我講話,你們聽到了,我不講話,你們聽到的是外面的鳥叫。所聽的境界不同,也隨著無常在變化。可是能聽的卻沒有因為這些生生滅滅而失去功能。能見的心與能聽的心,難道是兩個嗎?當然不是,它是光與音的交融處,能聽與所聽,能見與所見同是那個“心王”。依照物理學的原理而言,光,也是氣。譬如金屬製品,亮度較強,非金屬物,亮度較弱,其實就是氣的強弱所引發的問題。聲音、外境只是現象,這些被我們所聽、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

南台靜坐一爐香,終日凝然萬慮忘。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緣無事可思量。                   ——蒼雪禪師 空,是學佛的第一步,也是學佛的最後一步。各位注意!「空!」我剛才說空,有沒有一個空?什麼都沒有了對不對?即有即空,即空即有。 那麼,你說空,現在有沒有知覺?有,有知覺。那知覺不空,不! 「彼知覺者,猶如虛空」,因為空,所以有知覺。如果沒有知覺,就不叫空。 「知虛空者,即空華相。」我知道現在空,那個能知之性,本來就是空的,你又何必再去空他?妄想來了何必害怕?因為空,所以什麼都知道。 「亦不可說無知覺性」,你不要認為空就無知覺,越空越清楚,越清楚越空。不要認為空是什麼都不知道,不要以為什麼都不知道就是入定,千萬不要搞錯了。 「有無俱遣」,說有也不對,說空也不對,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緣無事可思量,不抓住一個有,不抓住一個空,不空而自空,不定而自定,即空即有,即有即空,如是!如是! 「是則名為淨覺隨順」,此即是唯心淨土,此即是覺性,順此而行,即是正路。 何以故?虛空性故,常不動故。如來藏中無起滅故,無知見故,如法界性,究竟圓滿遍十方故,是則名為因地法行。 什麼理由呢?“ 虛空是個形容詞,我們往往有一個錯誤的觀念,把自然界的空間當成虛空,所以,在心理上自己造就一個空空洞洞的境界,以為這就是虛空,實際上,有個空空洞洞的境界存在,已經不是空了。 這是第六意識有個虛空的觀念,是加以造就出來的,在唯識的道理講來,就是作意。 自然界的虛空其實並不空,裡面含有空氣、水分、灰塵、細菌......等等。 佛法所講的虛空是個名詞的引用,虛空即不是有,也不是沒有,無以名之,名之曰虛空。千萬不要抓住一個虛空的境界,當作虛空。 本文轉載自南懷瑾上師《圓覺經略說》

唯心淨土

義在大孝的中元普渡(南懷瑾老師) 在西晉初期(約西元二百六十五年),中國佛教到了七月半一定要誦唸的「盂蘭盆經」,也經由竺法護的手中譯成中文,流傳開來。盂蘭盆的「盂蘭」兩字,原義叫解倒懸,即是解救倒懸的痛苦。這部經同孝道的牽連,那更大更深了。 我的家鄉就在台灣海峽對面,小時候,記得每年的農曆七月半有個很熱鬧的節目,叫做「放河燈」。在夜裹,河上駛著做法事的船隻,和尚唸經,一路叮叮噹噹,木魚、鈴噹法器等敲得很動聽,唱誦的聲音也很優美,然後一個蓮花一個燈,從船上接連放到河面上,散盪開來,擠得整條河都是閃閃發光的蓮花燈,很美麗,也很令人傷感。據說這是為了超度河裏淹水死的冤魂,解除他們的痛苦。也算是屬於孟蘭盆會的一種。 一般民間訛傳,七月裡鬼門關開了,閻羅王一年一度給鬼放假,讓他們出來玩玩,到了農曆七月三十晚上(地藏菩薩生日)又要回去。這個恩典,據說就從目連救母的盂蘭盆開始,又說是地藏王菩薩大發慈悲,出面給閻王講情。所以每到了七月三十晚上,我們這些孩子便拿著香把,一支支插在地上,然後老祖母叫我們跪下來拜,拜地藏王菩薩,因為菩薩做了保證人,現在他要把放出來的鬼魂收回去,只要有一個鬼留了下來,地藏王菩薩便沒面子啦,這個歷史悠久的民族,構成了這麼一套民俗信仰的故事,很嚴重,其中大有文章呢! 這類的故事,和中國孝道的發展結下了不解緣。因此,有人問我,放燄口啊、燒紙錢啊,這些做法,鬼神收不收得到?會不會得益?我說,只要你確是一番真誠,為了給先人盡一點孝思,捨得這樣花費,只要心安理得,還管他收不收得到幹嘛?我有個美國朋友過世,我說也要燒一些給他,有同學聽了一副很驚訝的樣子。我說你不要懷疑,相信我的話去辦,這個經辦的同學聽了,他知道這是外國人,給他做了一套西裝,也買一輛汽車,又造一棟洋房,冰箱電話等等一樣也不缺,然後找個地方一把火燒了。彼此相顧一笑,你別問有用沒用,但問自心誠不誠?捨不捨得?再者,你真能把佛教教理研究透澈,自己有實際的修證,自然能看清這種事的真相,虛還是實。

義在大孝的中元普渡

修定與解脫的先後(南懷瑾上師開示) “世尊於無漏方便中,先說三摩地,後說解脫。”一切的佛經,都是教我們修行之路。世尊釋迦牟尼佛,是教我們聲聞道中的修行人修到無漏果,無漏果即大阿羅漢。 修無漏果的方法,“先說三摩地”,必須先要修定,不修定不叫做修行,也不叫做出家學佛。“後說解脫”,得定以後才談解脫,定都不能得,解脫個什麼?身軀粗重,煩惱皆在,能解脫嗎?所以這一段你們必須要抄來,貼在心頭,貼在鼻頭,這就是真學佛了。 “由三摩地善成滿力,於諸煩惱心永解脫故。”佛教育我們的修行之路,大小乘的經典,全部是教我們先修定,得定以後才能得解脫。三摩地定境才是至善,煩惱妄想不起,既不作惡,也不行善,無善無惡是名至善。所以六祖說“不思善,不思惡”,就是這個境界。 哲學家、思想家、詩人、藝術家。這類人思想學問高,很多人是文學好,像蘇東坡的境界: 人生到處知何似 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鴻飛那復計東西 這首詩看起來非常解脫,但沒有真工夫,所以才有“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的趣事。這就是雖有解脫,但沒有修定,不得定沒有用,只是理解上的解脫,見解對了,定境沒有,不能“心一境性”。佛先說解脫,後說三摩地,是因為環境不同,對象不同。 “由證方便究竟作意果煩惱斷已,方便根本三摩地故。”為什麼有時候先說解脫呢?這是一個方便教育,解脫以後要你們開始來修,也就是先悟到這個理再來修。先是心意識起觀,心緣一境的修法,仍是方便方法,是一條過河的船而已。過了河,這個船要丟,但是如果還沒有過河,這個船不能先丟。“方便究竟作意”,是說修行起心動念是作意修,不是不作意。 譬如念佛淨土法門,為何叫你念“南無阿彌陀佛”,心觀想西方極樂世界呢?就是作意修,把意識業力轉成那個境界,也就是唯識學講的“轉識”。作意成就了,世間煩惱就能斷,斷了以後才得到根本的定境界,是根本定,不是方便定。 例如《八識規矩頌》中“六轉呼為染淨依”,就是從第六意識開始修作意,把染汙轉為淨。 自心本定,“何期自性本自清淨”,如果理論上知道清淨,那是理論,只是知見上的解脫,沒有工夫上的解脫。沒有得定就不是真清淨。所以一般學佛的,不管出家在家,口口談空,步步行有。雖都講空,脾氣一來,心念就動,這是個什麼空啊?一碰到境界,既不能解脫又空不了。為什麼這樣呢?因為沒有定境界,所以沒有用。佛說法就有這些種種的方便,不過重點還是要你修定。 只有晝夜六時,一念萬年,萬年一念,沒有間斷,才是在“無間道”的定境裡。由於進入這個定境界,煩惱當然得解脫,“俱時有”,定和解脫是同時存在的。這就是佛法修聲聞道的正修行之路。 一切修行之路皆是這個法門,所以你們上座靜坐,於所緣審正觀察,達到心一境性,就是止觀雙運。審正觀察是觀所緣,作意無間是止。一切佛法,禪宗也好,密宗、淨土也好,不離止觀;乃至成佛之路,成佛之果,也是止觀而已,千萬注意這一段。 ——《瑜伽師地論·聲聞地講錄》

修定與解脫的先後

首愚長老開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修行的最大目標,還是在“自淨其意”四字,自已的心念清淨與否,才是最根本的。一切煩惱的根源皆來自於本身的習氣,習氣不能轉化,其他就甭談了。 大乘的戒律精神乃在大團體中,時時刻刻檢計反省自己的言行舉止是否損害到大眾?口業是否侵犯到他人?甚至你的觀念、知見是否正確呢?所以在在處處都是我們修行的道場,唯有時時面對現實的去改善它,才能得到根本的清淨。

什麼是道場

首愚長老開示: 透過咒語的音聲,字輪的旋轉所現之極細明點,實際上就是淨念相繼之一心,心氣合一都攝六根的境界,此即此無上妙密法的準提法,整治我們起心動念的習氣業力的奧妙處。 一般人只要透過咒語的持誦,不斷地來洗練自己的身心,去蕪存菁,身成透明琉璃體,自然便轉化了凡夫的業染之身,成為解脫圓滿的報身,妙相莊嚴。 在持誦上不但是一個觀音耳根圓通法門,也是一個讓行者得以心息相依的安般守意法門。 心跟呼吸怎麼調到同步而心氣合一?這是轉化我們色身四大的障礙很大的關鍵。答案是:我們只要把準提咒語,以金剛念誦的方式把它念到很順口,念到順氣,那就可以入門了。 我們身心不調的氣,叫逆氣,逆氣消融不掉,轉不過來,我們身心的障礙便是修道上的麻煩。 如果你全身的氣由逆轉順,順之又順,到時你便能感覺到光音交融的境界,所有的音聲,在持誦時,感覺到都是從自己的光明體展現出來,整個心就是一個廣大的音聲海。你能夠念到這個程度,觀音耳根圓通法門在其中,安般守意心息相依法門在其中,身心沒有不轉化的,在功夫上得個入處,不成問題了。 一般人修行,光是在那邊想把色身和煩惱觀空,怎麼空得了呢?空不了的。你要持咒觀想,並普賢願行才行。 這樣自力他力並行不悖,自他不二,自然得十方三世一切佛的佛力加持,也是得到自性法身佛的灌頂,所謂感應道交難思議所指的正是這樣,它可以將我們閉鎖曲扭的身心打開調直,一關一關,一節一節,將陷在苦惱憂患的生命超拔出來,獲得大解脫、大自由。 各位!你真自由了嗎?別被那煩惱習氣困得死死的。人沒有多少時間可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好好來修準提法吧!

心息相依的安般守意法門

南懷瑾老師開示: 講了安那般那的修證,打坐的修行,氣脈怎麼轉變身心,也給你們提出來了,第十天怎麼變,一年變化什麼,第二年變化什麼,都是真實的科學證據,我們採用了這些證據,拿來給你看,你自己可以考察自己,你佛法再好修持再好,身心一點效果轉變沒有,等於那個醫生給你吃藥,感冒了聲音啞了,吃下去,吃了一個禮拜還是啞的,那個藥就是沒有用啊,所以你理懂了,事實證不到是沒有用的啊……。 「四禪八定」是共法,但是不管是走小乘的四果羅漢的修持,或者走大乘十地菩薩修持,佛法的中心,根本修證的功夫就在九次第定上面,我這個話負責任的哦,講錯了不只五百年做狐狸精喔,自己的業報是受不了的啊,所以嚴重告訴你,為什麼再三講,現在我們簡單回轉來,由第一天告訴你們,怎麼修安那般那,因為修安那般那配上白骨觀,很容易轉變這個生理與心理,很容易打通了道家所講的奇經八脈達到成果,很容易做到了密宗所講的通三脈七輪。 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加上四定,容易證得果位,這一生在這個時代,尤其是廿一世紀快要來了,我們在這個科學時代,內心反轉來,在生命科學上求證給大家看看,你少來吹牛啦,不要剃了光頭跑去出家,出家了以後,不求一個證果有什麼用,那當然出家吃素的,天天吃果啊,水果啊,那是水果,靠不住的,我們要證得果位,所以初禪到了,經典上告訴你,色界的初禪天,初禪天,就是梵眾天、梵輔天,就是生天,但是你初禪到了就能生天嗎? 不是的,佛經這一點不給你交待清楚的,你把大小乘經論你查遍了,就是說你到了初禪、二禪境界,三禪、四禪境界,你身心的果報,那個境界,同天人境界是一樣的,等於儒家講的天人合一。初禪與初禪色界天同等的福報,同等的並不是一定,至於生天與不生天是配合你心理作用的願力,這些教理不是光講理論,要配合自己修持反省觀察清楚……。

九次第定的佛法修證

南懷瑾老師開示 我在台北針對出家同學辦十方書院的時候,我到處請老師來教,這個老師教太極拳,那個老師教針灸,這個老師教畫畫,都是我去請來的。 請那些老師,我都給他跪下一拜送聘書,這個老師說,嘿!老師你怎麼....,我說坐下,現在我不是你的老師,我是代表學生家長懇求您做老師,所以你也要受我一拜,不是我拜你。 聘書送後,請來老師上課,上課時,我坐在第一排聽,所以那些教拳的、教畫的,在我那裡教課很痛苦,因為我坐在那裡聽,他教完了教不對了,下來後,我請老師過來,嘿!這點沒有對哦,講的不對哦,下次……,那是我跟他倆的事……。  學佛不要講空話,做學問寫文章,寫論文出書,那都很容易,聰明一點的都會,能真正真修實證的有幾個? 先不要說成佛啊,阿羅漢就是佛了,能證到初果羅漢,初禪做到就了不起了,沒有初禪也要初腿吧,兩個腿坐到了,坐在那裡還可以不動的已經了不起了,佛學那麼高,《金剛經》說菩薩如何降伏其心,我常常說,如何降伏我腿呀,至少兩個腿修好了,沒有辦法的時候還可以賣一個火腿啊,做火腿去賣啊,所以「禪」是真修實證之路,少吹那些大牛了。

尊師之道

首愚長老開示:我們對事理總是看不清楚。南師曾語:“一般人經常在做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由於心地不真,往往會製造一些不智之舉來彌補內心的空虛;同時,為了掩蓋自己本身的缺點,在動作、語言上便難免會露出種種文過飾非的現象了。 一個人真誠最重要。所以先不要問自己的能力如何,只要從“心”的本位做起,對得起良心,所謂“仰不愧天、俯不怍地”,那即使事情做錯了,也值得原諒。 做人真誠,自然而然就會散發出一股很懇切的親和力來。以佛法的觀點而言,一個人如何做到“真”呢?——要處處替別人設想。 因為一個人最大的潛力往往來自於大公無私的精神,這種“真”就是無為而為——只有心香一瓣,而不在於事情做得好與不好,能夠時常懷著一顆謙和、誠敬的心處處請教他人,乃至向他人學習,這樣自然能感動別人,普熏法界。這是需要無我、無私的精神才得以成辦的。 如果心中只有一個“我”,時時刻刻想的便是“我”須臾不離以“我”為中心,那麼你言辭的閃爍、態度上的虛浮,必然在無意中顯現出來了。 小孩與鳥 有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居住在海濱,終日與海鳥為伍,人與鳥已然打成一片。因為小孩純真沒有居心,彼此之間已渾然忘了不是同類的隔閡,也毫無分別心,所以他與鳥兒相處得相當融洽而愉快。 然而,有一天,大人們起了歹念,想利用小孩抓鳥,便慫恿小孩說:“人成天與鳥兒在一起,能幫我抓幾隻嗎?”小孩第二天便動了要抓它們的念頭。就只這麼一個起心動念,鳥兒們看到小孩,竟然紛紛飛走了。難道是這些鳥兒有神通嗎?不然,是小孩散發的不善心念——等於心波傳送受到了乾擾,導致異樣的磁場,引起鳥兒們的惶恐不安了。 成功的法則 同樣的道理,一個人居心不良的時候,也會散發出一種抗拒而不協調的心波,以致無法與大眾和樂相處,打成一片。修行亦然,念頭一有問題,縱使你講話再柔聲細語,態度再和藹親切,依舊無法長久掩人耳目的,可見正心誠意太重要了。 更確切的說,一個人想在世間法上,事業上有所成就,真誠必不可缺,這是待人處世的成功法則,古今皆然。故儒家大力提倡“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實際上亦即以“正心誠意”為主導。唯有正心誠意,走遍天下才能交到真心朋友,這是貫穿世間出世間法的。

心香一瓣 美好世界

Loading...